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歐美黑楊退出洞庭湖保護區的調查與思考

2018年01月13日 07:2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2017年11月27日,南洞庭湖自然保護區核心區內,一名工作人員在清理歐美黑楊。新華社記者 李 尕攝

  2017年11月27日,南洞庭湖自然保護區核心區內,機械吊臂將被清理的歐美黑楊運上貨車。新華社記者 李 尕攝

  編者按:上世紀70年代開始,源自歐美的黑楊,被引入洞庭湖地區栽種,種植面積迅速擴張。2017年,中央環保督察組在督察反饋意見中指出,歐美黑楊大面積種植,損害洞庭湖的自然生態。目前,湖南省正在強力推進洞庭湖自然保護區內的楊樹清理工作。

  外來生物歐美黑楊到底有哪些弊端?此前為何長期禁而難止?清理楊樹的攻堅戰面臨哪些困難?帶來的啟示和教訓是什麼?近日,本報記者深入洞庭湖區進行了廣泛調查。

  一場清理外來生物歐美黑楊的攻堅戰,正在湖南洞庭湖地區的4個自然保護區裏大規模展開。

  目前,洞庭湖各自然保護區核心區內的歐美黑楊,已全部清理完畢,累計清理79982畝,共197萬株。按照省裏的計劃,2020年年底前,自然保護區緩衝區內的楊樹也將全部予以清理;實驗區栽植的楊樹,按照林種、樹齡和栽植區海拔高度及生態評估情況,分別採取清理、調整樹種等措施加以治理。

  自然保護區內的歐美黑楊將被逐步消除,但地區經濟發展、群眾增收致富和生態環境保護如何多贏,仍然是一個需要長期攻堅的戰役。

  環保督察指出問題

  “外來戶”歐美黑楊大面積種植,侵蝕濕地生態系統

  船入南洞庭湖自然保護區腹地。湖南省沅江市林業局工作人員手指遠處的湖洲:“那邊原來都是歐美黑楊,現在已經全部退出。”

  船靠北勝洲。發動機的轟鳴聲中,拖拉機正忙著轉運砍伐後的黑楊。岸邊,吊機將黑楊吊裝上船,準備運出湖區。

  北勝洲地處保護區的核心區,曾有著沅江市面積最大的歐美黑楊林。如今,這裡的最後一片歐美黑楊林,已與這片濕地徹底作別。沅江市林業局副局長吳先雲告訴記者,沅江南洞庭湖核心區的歐美黑楊面積超過2.47萬畝。

  湖南省常德市漢壽縣有“中國黑楊之鄉”的稱號。在漢壽縣境內的西洞庭湖自然保護區,記者也看到了同樣的情景。湖面上,幾艘滿載歐美黑楊的大貨輪,正在將不久前伐倒的黑楊運出去。

  “歐美黑楊是洞庭湖的‘外來戶’,其品種由歐美引進,目前洞庭湖區域種植的楊樹實際上是美洲黑楊。”湖南省林業調查規劃設計院副總工程師趙克金對記者説。

  大規模栽種歐美黑楊,對洞庭湖生物多樣性保護和濕地生態系統的安全,造成了一些負面影響。隨著黨的十八大以來生態文明建設的大力推進,社會各界對這一問題的認識日益清晰。2017年7月,中央環保督察組經過調查研究後,在督察反饋意見中指出,歐美黑楊大面積種植,損害洞庭湖的自然生態。

  趙克金介紹,有的種植戶在湖泊濕地內採用工程挖溝抬壟後,在壟上栽植楊樹,嚴重破壞了湖泊濕地生態系統結構的完整性和連續性,導致濕地生態系統向陸地生態系統演替,威脅了魚類、水生動物和鳥類的生存環境。在洲灘濕地栽植楊樹,成林後將造成濕地植被群落衰退乃至大面積死亡,造成物種單一的“綠色荒漠”景象,使得湖泊濕地的生物多樣性下降。

  “歐美黑楊還加快了湖區泥沙淤積速度,降低了濕地行洪能力。”趙克金説,黑楊根系發達,加上林中灌木、草本植物的根系,固沙作用明顯,加快了泥沙淤積的速度。當汛期的洪水位到達林冠層後,位於中、低位洲灘地、湖區水域、主洪道中的楊樹林,大部分樹榦與枝葉被水淹沒,對水流産生嚴重的阻滯作用。這種阻滯作用遠高於原生的洲灘灌草型植被,使得洞庭湖濕地的行洪能力明顯降低。

  “洞庭湖自然保護區是以保護越冬候鳥和魚類資源為主要目的的,栽種楊樹與保護區的保護目標背道而馳。”湖南省林科院研究員李錫泉表示。

  歐美黑楊被列入自然保護區的“黑名單”。湖南省制定了整改工作方案和任務清單,強力推進洞庭湖自然保護區內的楊樹清理工作。

  動真碰硬鐵腕整治

  保護區核心區裏的197萬株黑楊,已全部“清零”

  省裏給相關地區和部門定下的“時間大限”是:2017年12月31日之前,保護區的核心區內,歐美黑楊要全部清理退出;3年之內,保護區的緩衝區和實驗區內,楊樹的清理和防護林樹種調整任務,必須完成。

  省林業廳野生動植物保護處負責人薛萍告訴記者,洞庭湖區的楊樹清理,涉及4個自然保護區:東洞庭湖、西洞庭湖、南洞庭湖和橫嶺湖,前兩個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後兩個為省級自然保護區。各自然保護區核實的楊樹種植總面積為28.75萬畝,其中核心區7.99萬畝、緩衝區11.46萬畝、實驗區9.3萬畝。

  “壓力很大,難度很大。我們是像抓防汛抗洪一樣來抓楊樹清理工作!”西洞庭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局長梅碧球對記者説。管理局辦公樓前,“舉全縣之力打贏楊樹清理攻堅戰”“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切實保護好西洞庭湖生態環境”的橫幅很是醒目。會議室的墻上,懸挂著楊樹清理專項整治行動工作進展情況一覽表,每天的“作戰”進度一目了然。

  記者了解到,大多數業主對林權進行了流轉,並在銀行做了抵押貸款。很多楊樹還沒有到砍伐期,砍掉會帶來損失。解除洲灘承包合同,如期清理楊樹,難題不少。

  常德市林業局局長關建鋒介紹,市林業局成立了楊樹清理領導小組、現場督導組和後勤保障組。從2017年10月30日起,由一名局領導帶隊、抽調4—5名精幹工作人員進駐西洞庭湖管理局,對楊樹的清理工作進行協調、服務、指導、督辦。到11月25日,西洞庭湖自然保護區核心區的50852畝楊樹,全部砍伐放倒。

  截至2017年12月6日,洞庭湖各自然保護區核心區裏的楊樹全部清理完畢,比規定整改期限提前25天,累計清理79982畝,共197萬株。

  並非是要“趕盡殺絕”

  “樹本身沒有錯,只是種到了不該種的地方”

  歐美黑楊當年是如何進入洞庭湖區的?

  湖南省林業廳有關負責人介紹,1977年,洞庭湖區的漢壽縣和益陽沅江市,首先將歐美黑楊作為護堤防浪林和抑螺血防林引入栽種。2000年至2005年期間,糧價不斷下跌,影響了湖區農民的務農積極性,此時周邊一批造紙企業大力推行“林紙一體化”的模式,地方政府為促進農民增收,利用歐美黑楊生長快、用途廣、適應性強、投資回收期短、利潤可觀的特點,採用免土地租賃費、補助種苗費、低利息貸款等方式鼓勵栽種歐美黑楊。歐美黑楊的種植面積迅速擴大。

  歐美黑楊對洞庭湖的濕地生態系統造成了危害。不過,專家同時指出,對於歐美黑楊的利弊,應當辯證地看、歷史地看。

  趙克金和李錫泉都認為,歐美黑楊發揮的有益作用也是不可忽視的:每年可以為國家提供幾十萬立方米的木材,這對保護湖區上游山上的林木資源發揮了重要作用。為調節氣候、防風防浪、護岸護堤、農業生産增收,做出了貢獻。在湖區“平垸行洪、退田還湖”後,形成穩定的接續産業和避災産業,增加了農民和地方財政收入。只要在規定的區域和適宜的立地條件下栽植,能夠生産木材,保障木材的有效供給,加快林紙、林板一體化步伐,推進工業化進程。

  有人將歐美黑楊稱為“濕地抽水機”,專家們表示,這一稱號其實並不準確。“歐美黑楊不是洪水猛獸,樹本身沒有錯,只是種到了不該種的地方,不應該在自然保護區裏大範圍種植。對歐美黑楊並不是要趕盡殺絕、一棍子打死,在保護區之外合適的地方,還是可以種的。”李錫泉強調。

  生態補償機制有待完善

  需進一步理順相關法律法規,取得生態保護和經濟發展雙贏

  為控制歐美黑楊在洞庭湖區的無序栽種,湖南省政府2003年印發《關於促進洞庭湖區楊樹生産健康發展的通知》,明確要求“三不種”,即保護區核心區不種、行洪道不種、基本農田不種。2005年,湖南省人大頒布《湖南省濕地保護條例》,規定了對引進外來物種的限制性措施。2013年,國家林業局公佈《濕地保護管理規定》,進一步明確了在濕地內禁止引入外來物種。通過近年來的建章立制和加大執法處罰力度,違規栽種歐美黑楊的行為得到了有效遏制。2013年以來,東洞庭湖、西洞庭湖自然保護區共清理核心區內歐美黑楊2.7萬畝。

  那麼,雖然有“保護區核心區不種”等明確限制,歐美黑楊為什麼沒有被徹底清退?

  專家表示,濕地類型的自然保護區內,很多地方的實驗區、緩衝區甚至核心區,都有老百姓居住,絕大部分土地權屬歸集體所有,按照我國物權法等法律法規的規定,農民擁有自主經營權。而我國的自然保護區條例對保護區的生産經營活動有嚴格限制,二者之間存在一些矛盾。清理歐美黑楊需要對所有權人做出生態補償,且補償數額較大,地方政府無力承擔。特別是南洞庭湖和橫嶺湖為省級自然保護區,國家和省級層面均無固定的資金投入渠道,清理難度更大。

  “老百姓的洲灘,是一個重要的生産資料。成立自然保護區後,他們對洲灘的利用受到嚴格限制,但缺乏補償。洞庭湖的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前兩年拿到了第一筆8000萬元的生態補償費,但是補償還沒有制度化。”李錫泉説。

  “利益的驅使,一些地方政府的主導,沒有補償措施,使得管控無法落實,這是前些年歐美黑楊在洞庭湖保護區大範圍栽種沒有控制住的主要原因。”趙克金説,此外,一直沒有找到比歐美黑楊更適宜推廣的樹種。有“淡水紅樹林”之稱的中國特有植物雞婆柳、楓楊等樹種,是鄉土樹種,生態效益高,但是成林時間長,經濟效益極低;構樹、雞桑等雖有一定經濟效益,但是成林時間也比楊樹長,推廣效果不理想。

  教訓和啟示深刻長遠

  沒有長遠眼光,不遵循科學規律,最後就要付出代價

  對自然保護區核心區楊樹“清零”的同時,湖南省積極推進緩衝區和實驗區楊樹清理退出工作。

  2017年12月,湖南省林業廳印發了《洞庭湖區自然保護區楊樹清理及濕地生態修復方案》,要求在2020年底前將洞庭湖自然保護區緩衝區內的楊樹全部予以清理。實驗區栽植的楊樹,按照林種、樹齡和栽植區海拔高度及生態評估情況,分別採取清理、調整樹種等措施加以治理。屬於生態林(防浪林、血防林)的楊樹林,進行樹種調整,栽種適宜湖區栽植的鄉土樹種,不得進行商業性採伐和經營;屬於非生態林的楊樹林,待輪伐期滿清理後,按照自然恢復為主、人工修復為輔的原則,制定濕地修復技術方案,逐步恢復濕地生態景觀;今後禁止在自然保護區內栽種楊樹,嚴格控制外來物種。

  清退楊樹,任務艱巨。後續工作中,可能存在一些法律糾紛、經濟利益糾紛問題,需要妥善處理。

  在南洞庭湖保護區核心區北勝洲,種下4600畝歐美黑楊的黃慶華,曾盼著這些楊樹能夠帶來不錯的經濟收益,卻沒想到變化來得如此之快。2017年12月7日,在歷經大約1個月時間的集中砍伐後,他與自己的最後一棵歐美黑楊無奈作別。

  “從樹苗到管護、除草、除蟲,投入1000多萬元,目前的成材率只有20%。”黃慶華耷拉著臉説。看著一棵棵倒下的楊樹,他心裏真不是滋味。

  對採伐後的土地,徹底清理和修復生態的難度也不小。由於一些地方當初造林時採用了挖溝抬壟的工程方式,導致地上溝壑縱橫交錯,魚類洄遊通道堵塞,生態修復任重道遠。長期種植楊樹導致土壤水分流失,土壤板結嚴重,植被恢復較難。此外,目前197萬多株被採伐楊樹的樹兜還沒有清理,今年還可能發生返生現象,返生苗需要清理。

  湖南省政府辦公廳近日印發《洞庭湖生態環境專項整治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年)》,突出推進洞庭湖生態環境十大重點領域和九大重點區域整治,到2020年,湖體水質要達到Ⅲ類標準。對濕地、灘塗大面積種植歐美黑楊問題的整治,名列其中。省林業廳有關負責人表示,湖南省將邊清理邊修復,逐步恢復退化濕地。

  洞庭湖自然保護區從“種楊樹”到“砍楊樹”的歷史過程,給人們帶來的教訓和啟示是深刻長遠的。

  “做事情要從長計議,不能只考慮到眼前和局部的經濟利益。要遵從科學規律,國家的法律法規對引進外來物種有嚴格規定,引進後要先小面積試驗,再中等試驗,再擴大推廣,必須要有這麼一個程式。”李錫泉説,“沒有長遠眼光,不遵循科學規律,最後就要付出代價。”

  李錫泉表示,長江經濟帶發展必須“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這已經成為共識。應當吸取經驗教訓,遵循科學規律,遵守法律法規,把洞庭湖呵護好,早日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美好未來。

  ■連結

  自然保護區的核心區、緩衝區和實驗區

  自1994年起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保護區條例》規定,自然保護區可以分為核心區、緩衝區和實驗區。

  條例規定:自然保護區內保存完好的天然狀態的生態系統以及珍稀、瀕危動植物的集中分佈地,應當劃為核心區,禁止任何單位和個人進入;除依照本條例第二十七條的規定經批准外,也不允許進入從事科學研究活動。

  核心區週邊可以劃定一定面積的緩衝區,只準進入從事科學研究觀測活動。

  緩衝區週邊劃為實驗區,可以進入從事科學試驗、教學實習、參觀考察、旅遊以及馴化、繁殖珍稀、瀕危野生動植物等活動。

  但實際上,一些地方在被確定為自然保護區之前,當地群眾長期在其中生産、生活,土地屬於集體所有。一些自然保護區的實驗區、緩衝區甚至核心區,也有不少居民居住,很難按照法律法規來嚴格執行。

  (本報記者 劉 毅整理)

  《 人民日報 》( 2018年01月13日 10 版)

(責任編輯:孫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