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讓反腐敗鬥爭在法治軌道行穩致遠——透視監察法草案六大焦點

2018年03月13日 22:44   來源:新華網   

  新華社北京3月13日電題:讓反腐敗鬥爭在法治軌道行穩致遠——透視監察法草案六大焦點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烏夢達、朱基釵、翟永冠、李勁峰

  13日,《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草案)》提請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審議。作為國家反腐敗立法,監察法意義重大,影響深遠,備受矚目。

  ——焦點1

  為何立法:深化監察體制改革,以法治思維和方式反腐敗

  草案提出,為了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加強對所有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的監督,實現國家監察全面覆蓋,深入開展反腐敗工作,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根據憲法,制定本法。

  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李建國在向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作相關説明時表示,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作出的事關全局的重大政治體制改革。他説,制定監察法是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的內在要求和重要環節。監察法是反腐敗國家立法,是一部對國家監察工作起統領性和基礎性作用的法律。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反腐敗力度空前。5年立案審查省軍級以上黨員幹部及其他中管幹部440人,處分153.7萬人,取得了反腐敗鬥爭壓倒性態勢並鞏固發展。

  全國人大代表、北京市紀委書記、市監察委主任張碩輔表示,制定監察法,是貫徹落實黨中央關於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的決策部署,使黨的主張通過法定程式成為國家意志。這對創新和完善國家監察制度,實現立法與改革相銜接,以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開展反腐敗工作,意義重大。

  ——焦點2

  為何成立監察委:構建集中統一權威高效的國家監察體系

  草案説明指出,當前反腐敗鬥爭形勢依然嚴峻複雜,與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的要求相比,我國的監察體制機制存在著明顯不適應問題。一是監察範圍過窄;二是反腐敗力量分散;三是體現專責和集中統一不夠。

  監察法草案提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監察委員會是最高監察機關;國家監察委員會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産生,負責全國監察工作;國家監察委員會主任每屆任期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每屆任期相同,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國家實行監察官制度。

  全國人大代表、河南省紀委書記、省監察委主任任正曉表示,成立監察委員會,同紀委合署辦公,履行紀檢、監察兩項職責,有利於加強黨對反腐敗工作的統一領導,建立集中統一、權威高效的國家監察體系,推動反腐敗鬥爭向縱深發展。

  ——焦點3

  如何實現監督全覆蓋:監察對象包括所有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

  草案明確了監察覆蓋的公職人員:中國共産黨機關、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務委員會機關、人民政府、監察委員會、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各級委員會機關、民主黨派機關和工商業聯合會機關的公務員,以及參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務員法》管理的人員;法律、法規授權或者受國家機關依法委託管理公共事務的組織中從事公務的人員;國有企業管理人員;公辦的教育、科研、文化、醫療衛生、體育等單位中從事管理的人員;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中從事管理的人員;其他依法履行公職的人員。

  草案説明指出,國家監察體制改革之前,黨內監督已經實現全覆蓋,而依照行政監察法的規定,行政監察對象主要是行政機關及其工作人員,還沒有做到對所有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全覆蓋。

  全國政協委員、天津市委統戰部長冀國強説,反腐敗只有全覆蓋,才能零容忍。監察法保證監督力量能延伸和覆蓋到所有公職人員,促進監督體制機制的制度化、規範化。

  ——焦點4

  監察委如何開展監督:可採取談話、訊問等措施,用留置取代“兩規”

  草案提出,監察委員會依照法律規定履行監督、調查、處置職責。草案説明指出,監察機關可以採取談話、訊問、詢問、查詢、凍結、調取、查封、扣押、搜查、勘驗檢查、鑒定、留置等措施開展調查。

  其中,取代“兩規”的留置備受關注。草案提出,被調查人涉嫌貪污賄賂、失職瀆職等嚴重職務違法或者職務犯罪,監察機關已經掌握其部分違法犯罪事實及證據,仍有重要問題需要進一步調查,並有涉及案情重大、複雜,可能逃跑、自殺,可能串供或者偽造、隱匿、毀滅證據,可能有其他妨礙調查行為等情形之一的,經監察機關依法審批,可以將其留置在特定場所。

  草案還提出,留置時間不得超過三個月。在特殊情況下,可以延長一次,延長時間不得超過三個月。

  中國政法大學副校長馬懷德表示,用留置取代“兩規”符合法治精神和法治要求,是運用法治思維反腐的具體舉措。全國人大代表、北京市社科院法學所研究員馬一德表示,監察法草案賦予監察委一系列調查措施,並規定嚴格的程式,有利於解決長期困擾的法治難題,把反腐敗納入法治軌道。

  ——焦點5

  監察委如何加強反腐敗國際合作:追逃、追贓、防逃三管齊下

  草案提出,國家監察委員會統籌協調與其他國家、地區、國際組織開展的反腐敗國際交流、合作,組織反腐敗國際條約實施工作。

  草案提出,國家監察委員會加強對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和防逃工作的組織協調,督促有關單位做好相關工作:對於重大貪污賄賂、失職瀆職等職務犯罪案件,被調查人逃匿到國(境)外,掌握證據比較確鑿的,通過開展境外追逃合作,追捕歸案;提請贓款贓物所在國查詢、凍結、扣押、沒收、追繳、返還涉案資産;查詢、監控涉嫌職務犯罪的公職人員及其相關人員進出國(境)和跨境資金流動情況,在調查案件過程中設置防逃程式。

  中央追逃辦數據顯示,2017年,共追回外逃人員1300名,追贓金額9.8億元人民幣。截至目前,楊秀珠、李華波、王國強、黃玉榮等“百名紅通人員”歸案已過半。

  南開大學周恩來政府管理學院教授徐行説,監察法草案將反腐敗國際合作獨立成章,從追逃、追贓、防逃三個方面進行規範,彰顯了有逃必追、一追到底的反腐決心。通過監察委員會的統籌,將提高海外追逃追贓的有效性,堅決不讓海外成為腐敗分子的“避罪天堂”。

  ——焦點6

  誰來監督監察委:接受人大監督,強化自我監督,明確制約機制

  草案提出,監察機關應當接受本級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務委員會的監督;監督機關應當依法公開監察工作資訊,接受民主監督、社會監督、輿論監督;監察機關通過設立內部專門的監督機構等方式,加強對監察人員執行職務和遵守法律情況的監督。

  草案規定了對打聽案情、過問案件、説情干預的報告和登記備案,監察人員的回避、脫密期管理和對監察人員辭職、退休後從業限制等制度。同時規定了對監察機關及其工作人員不當行為的申訴和責任追究制度。

  北京大學廉政建設研究中心副主任莊德水錶示,構建完善的監督機制,應該根據監察法出臺一系列具體工作機制和細則。各級人大還應對本級監察委工作落實情況進行定期評估,不斷完善監督體系。

(責任編輯:王炬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