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癌症治愈率僅30%,不到西方一半,全賴國內醫術不行?有人反對

2018年04月16日 16:03   來源:每經網-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編輯 李凈翰

  癌症,可能改變一個年輕人甚至一個家庭的命運。

  ▲圖片來源: 人民日報

  來自國家癌症中心2014年公佈的數據顯示,我國所有癌症的平均五年生存率僅為30.9%,而美國已達到66%。

  類似這樣的數據,直接導致一些國內癌症患者紛紛赴美國等發達國家尋求治療。理由是:在那些國家,腫瘤患者的存活幾率比在國內要大很多。然而,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據北京日報,4月15日是首個中國抗癌日,2018年全國腫瘤防治宣傳周的主場活動正式在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拉開帷幕。在現場舉行的院士論壇上,中國工程院院士孫燕、中國科學院院士赫捷均予以現場駁斥:

  “國外治療是誤區,中國常見癌症治療水準並不遜於美國。”

  篩查診斷晚是主因

  在15日舉辦的論壇上,程書鈞院士介紹,2014年我國有380萬例新發惡性腫瘤,每分鐘7個人被確診為癌症。按照最近幾年的報告,西方國家的主要腫瘤發生和死亡率開始有所下降,而我國的發病率和死亡率還在緩慢增長,預計這種趨勢還會持續一段時間。據其介紹,目前我國腫瘤患者5年生存率在30%左右,而發達國家達到了70%至80%。

  每經小編(微信號:nbdnews)注意到,據國家癌症中心發佈的《2014年中國分地區惡性腫瘤發病和死亡率分析》報告顯示:

  男性60歲以下人群肝癌死亡人數最多,60歲及以上人群肺癌死亡人數最多;

  女性30歲以下人群肝癌死亡人數最多,30~44歲人群乳腺癌死亡人數最多;45歲及以上人群肺癌死亡人數最多。

  ▲圖片來源:財看見-騰訊財經

  經過統計發現,總體來説,0~30歲組惡性腫瘤發病率均較低,30歲以上人群發病率快速增高,80~歲組時達到高峰,之後有所下降。

  人民日報微網志曾歸納了年輕人患癌的原因:

  據北京晨報,談及我國腫瘤五年生存率不足發達國家一半的原因。長期從事腫瘤病因即癌變機理研究的程書鈞院士表示,造成這樣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我國相當一部分腫瘤患者處於中晚期,到醫院治療時,腫瘤已經發生轉移,很難治愈了。

  另外,癌症發病率在我國緩慢增長的趨勢,一方面與我國人群整體壽命的增長和老齡化社會的到來有關,另外一方面,社會大環境和家庭小環境的污染,促使一部分腫瘤發生率增高;此外,人們生活方式、飲食習慣等改變,比如長期攝入過度高脂肪食物會導致結腸癌腫瘤發生的可能性增高。

  為此,他提醒公眾,預防癌症核心的問題之一是改善生活方式,培養健康的飲食及生活習慣。

  據 人民日報微網志,當你的身體出現以下信號時候,就得小心了:

  ▲圖片來源: 人民日報微網志

中國常見癌症治療水準不遜美國

  針對一些經濟條件好的人患癌後首選去歐美等發達國家治療的情況,孫燕院士和赫捷院士均表示,在中國得了癌症到國外治療其實是誤區。

  “我們中國人得了癌症要到國外治療,這是一個認識誤區,是患者對我國腫瘤治療技術的不了解。”孫燕稱,我國在食管癌、鼻咽癌和肝癌的治療方面水準很高,而這些腫瘤在歐美國家相對比較少見,國外很多頭頸外科的醫生一生也只看過幾例鼻咽癌患者。相反,我國醫生的臨床經驗更豐富。舉例來説,在食管癌治療方面,我國有的鄉級醫院可以用食管鏡做黏膜切除,不用開胸,也不用切食管。

  “癌症患者到國外看病真是一個很大的誤區。”赫捷直言,我國醫生的外科手術水準很多方案是高於發達國家的,原因在於我國醫生臨床經驗豐富。

  中國工程院院士林東昕也表示:“在癌症防治方面,不少發達國家的經驗可以借鑒,但卻是有一部分可以用,而很多治療措施包括所用藥物,用在我國人群中是不適用的,我們必須有自己研發的抗癌藥物和治療方法。”

  每經小編(微信號:nbdnews)注意到,在中國青年報2014年的一篇題為《癌症患者海外就醫:看上去很美》的報道中,也從側面佐證了上述院士的説法。報道稱:

  中美之間醫療技術的差距,並沒有人們想像中那麼大。廈門大學附屬中山醫院腫瘤專科醫生潘戰和以胃癌手術為例,歐美國家主張淋巴清掃範圍較小的D1手術,我國實行淋巴清掃範圍更大的D2手術,“這幾年歐美國家逐漸認可了我們的方法。”他説。

  “就消化道癌來説國內外差別並不是很大。比如結直腸癌,在各個分期上,北上廣的幾個大型腫瘤醫院五年生存率和歐美並沒有太大差異。”來自北大腫瘤醫院的張曉東説。

  對於一些癌症晚期患者,昂貴的海外就醫費用並不一定能換來更好的效果。張曉東還記得,她有個患了癌症的朋友,聽説德國有一種“特別高級的儀器”可以使用,便通過仲介到了德國。最終,在花了十萬元的仲介費和數目可觀的治療費用後,“得到的治療意見和國內完全一樣”。

  “在我們國家,有些時候對於癌症晚期的治療本來就屬於過度醫療。”張曉東解釋,“而在國外按照診療規範,對於晚期病人,醫生可能更早地宣佈放棄。”

  還有些癌症,在中國可能享受比歐美更為先進的治療技術。“比如淋巴癌、鼻咽癌,在我國發病比較多,在歐美發病很少,臨床的數據就很少,很難對新的治療手段開展實驗。”潘戰和説。

中國5月1日起對進口抗癌藥實施零關稅

  4月12日,國務院常委會上決定從2018年5月1日起,將包括抗癌藥在內的所有普通藥品、具有抗癌作用的生物鹼類藥品及有實際進口的中成藥進口關稅降至零,並較大幅度降低抗癌藥生産、進口環節增值稅稅負。

  一直以來,抗癌藥物尤其是進口抗癌藥物價格居高不下,讓不少癌症患者用不起藥而放棄治療,或者因病返貧。

  2017年,每經小編(微信號:nbdnews)就曾近距離感受過癌症對一個普通家庭的經濟負擔。平時身體並無大礙的朋友在3月份突感胸口疼痛,前往三甲醫院檢查後確診為乳腺癌。

  如果沒有這場意外,朋友一家的生活還算湊合。在手術治療後,醫生建議她打一種叫“赫賽汀”的靶向藥物,來控制癌細胞擴散,但朋友因費用問題最終選擇保守治療。

  目前HER2陽性乳腺癌主要使用赫賽汀靶向藥物抑制癌細胞擴散,市場價格每支超過2萬元,一個療程需要使用14支,總費用近30萬元。此前,即便是在一線城市也有近80%的HER2陽性乳腺癌患者沒有接受赫賽汀的治療,其中價格因素是最大的影響因素。

  2017年10月,赫賽汀被納入國家醫保藥品目錄,不包括醫保報銷藥價降低近七成,藥物治療費用縮減至10萬元左右。

  進口抗癌藥為何貴?一方面是因為目前半數為獨家款,國內企業並不生産。研發成本、智慧財産權專利、進口關稅和增值稅以及流通領域的層層加碼,共同導致了進口抗癌藥的高價。這次的零關稅和大幅降增值稅,就是降藥價的一個舉措。

  但從國家癌症中心和權威組織發佈的數據來看,中國的癌症防治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2015年,安科生物注射用重組人HER2單克隆抗體藥物(治療乳腺癌和胃癌)的研發再獲實質性進展,相關負責人稱國産製劑上市後,價格將遠低於進口製劑。

  國內從事創新藥物研發的貝達藥業董事長丁列明去年也曾算過一筆賬,羅氏的同類藥物定價是1600元/盒、每月需要3盒,一年的費用就超過5萬元,醫保報銷後每月也需要承擔接近1000元的費用,服用時間越長負擔越大。而凱美納醫保報銷後患者承擔的費用每月不足500元,再加上免費贈藥,大大減輕了患者的經濟負擔。

  這也意味著,若國産藥企能加大對抗癌藥物的搶倣研發,也可帶來國産抗癌藥的上市提速。

  俗話説,打鐵還需自身硬。但從數據來看,中國癌症臨床試驗研究還遠低於美國。根據美國臨床試驗數據庫統計,截至2018年1月,在中國進行的與癌症相關的臨床試驗研究約為33407個項目,而美國的臨床試驗項目數量已超過11萬,為中國的3倍多。

  隨著新藥和新療法的引入,中國癌症防治與發達國家的差距正在不斷縮小,國産制藥企業還需在抗癌研發的路上繼續加油。

  每日經濟新聞綜合北京晨報、北京日報、 人民日報微網志、騰訊財經、中國青年報、每經App(記者:金喆)

(責任編輯:馮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