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我國穩居全球第二大服務接包國

2018年06月13日 06:21   來源:中國經濟網—《經濟日報》   

  服務外包是企業將價值鏈中原本由自身提供的具有基礎性、共性、非核心IT業務剝離,外包給外部專業服務提供商來完成的經濟活動。當前,得益於我國服務業開放的推進及大數據、人工智慧等新技術蓬勃發展,中國服務外包企業正加速産業轉型升級,創新服務供給模式,向價值鏈高端轉型,進軍高附加值市場,做強中國外包産業,打造“中國服務”品牌——

  在6月9日舉行的“2018全球服務外包大會”上,專家表示,中國外包要打造成“中國服務”,需要加快對人工智慧的運用,推動服務外包模式從“接包方”向“接發包並重”轉變,從中低端外包向中高端外包轉型升級,建立深度雙向互動的國際服務合作關係。

  服務外包成績亮眼

  “今年一季度,我國承接服務外包合同額2659.9億元,同比增長15%。其中,離岸服務外包合同額1680.3億元,執行額1033.9億元,同比分別增長13.6%和10.6%。”在“2018全球服務外包大會”上,商務部原副部長房愛卿列舉的一組數據顯示出中國服務外包的成績和潛力。

  房愛卿表示,近年來我國服務外包産業逐步擺脫了依靠要素成本優勢實現規模擴張的發展模式,轉向以創新驅動提升品質效益。服務外包的經營範圍不斷擴展,從美歐港日拓展至東南亞、大洋洲、中東拉美和非洲等地區,業務範圍覆蓋全球200多個國家(地區),服務外包執行額超億元的國家和地區達到130個,企業國際化經營能力持續增強。

  在拓展服務市場的同時,企業的外包服務品質也在提升,高端服務外包佔比持續上升,高中低端業務結構不斷優化。商務部研究院博士李西林介紹,2012年至2017年我國知識流程外包從28%上升為38%,IT解決方案、智慧財産權外包服務和生物醫藥技術研發外包等附加值較高領域增長迅速,分別增長159.2%、73.2%和18.5%。

  企業隊伍規模持續壯大。目前,我國服務外包企業超過4.3萬家,年均新增數千家。一批創新能力強、整合服務水準高、具有國際競爭力的龍頭企業市場影響和領導力持續提升,大量初創型服務外包企業不斷涌現,企業平均合同簽約金額與前一年相比增長10%左右。

  “服務外包是新一輪全球專業化分工的重要方式,是全球價值鏈分解、協作、重構的重要載體,已成為覆蓋經濟社會方方面面的橫向産業。”商務部研究院副院長李鋼表示,目前以服務外包為主要形態,以高端製造和技術研發環節轉移為主要特徵的新一輪世界産業結構調整正在興起,為全球現代服務業發展帶來了新機遇,也為我國推動經濟高品質發展提供了新動力。

  智慧時代危中有機

  隨著網際網路、大數據、雲計算等新技術的迅速發展,人類社會未來將進入一個全新的智慧時代,這既為服務外包企業創新業務提供了技術手段,也為行業發展帶來新的挑戰。機器人、演算法承擔更多任務後,市場對人工的需求將減少,一些服務外包業務將會慢慢退出舞臺。

  “智慧技術的發展可能會替代一些傳統的服務外包領域,如成本導向型的服務外包業務,但服務外包不會隨著技術的發展而消失。”商務部研究院國際服務貿易研究所所長李俊表示,人工智慧可以提升企業服務能力,帶來新的市場需求,服務外包企業可以依託技術優勢實現轉型升級,探索新的服務外包業務領域。

  房愛卿也認為,資訊技術創新加速,為服務外包發展提供了更加便捷的條件,服務外包正向知識經濟、數字經濟、創新經濟邁進。這一觀點在數據中也得到了印證。今年一季度,我國服務外包行業新增從業人員38.5萬人,其中大學及以上學歷佔比已達84.8%。服務外包企業新獲得軟體開發能力成熟度模型整合(CMMI)等國際資質認證數量達250個,同比增長56.3%。

  一些企業已利用人工智慧創新了服務外包的業態和模式。比如,文思海輝公司利用AI技術幫助銀行建立人臉識別的智慧監控系統;IBM借助人工智慧等技術,實現業務流程自動化和數字化。同時,人工智慧還將拓展服務領域,智慧安防、智慧交通、智慧政務等領域蘊含著新的機會。

  “過去一年,公司的很多增長都來自於對物聯網、雲計算等新技術的投入。”博彥科技副總裁孫鐵林説,人工智慧正在重塑服務外包供應鏈,改變貿易格局。作為服務外包企業,需要抓住機會,創新服務供給模式,向價值鏈高端轉型,進軍高附加值市場。

  産業面臨轉型拐點

  “中國經濟正由工業主導型邁向服務主導型,既擁有龐大的服務供應商群體,更擁有快速增長的服務需求市場,服務外包面臨著重要的發展機遇期。”李西林預測,到2020年我國離岸業務規模將超過1000億美元,年均增長10%。

  李西林表示,在科技創新、産業變革和全球經濟復蘇等因素作用下,全球服務外包大發展趨勢不斷強化,産業規模持續擴張,但貿易保護主義、資訊安全等負面影響也不容忽視,服務外包正面臨轉型拐點,因而全面提升産業競爭力是關鍵。

  “我國要發展成為服務外包強國,未來需要以接包為主向接包和發包並舉轉變。”李俊表示,發包商掌控服務和産品的市場終端,是價值鏈的掌控者和貿易的分配方,接包和發包並進才能實現産業由大到強。

  自2006年啟動“千百十”工程以來,我國以“接包方”身份處於全球服務外包價值鏈中,發包市場一直稍顯遜色。目前,我國服務外包産業面向全球市場整合了大量人才、技術、資本等優質資源,已具備從“接包方”向“接發包並重”轉變的條件。

  中國外包要打造成“中國服務”,還離不開品牌的培育和發展。李鋼認為,培育外包品牌是服務外包産業進一步發展壯大的重要抓手,在全面深化改革開放的當下,應提升服務品質,進一步深化與全球服務市場的交流合作,讓“中國外包”品牌成為中國經濟深度融入全球經濟的重要標誌。

  目前,我國穩居全球第二大服務接包國,與印度在産業規模上的差距日益縮小。有專家表示,我國服務外包産業要邁向更高品質發展,還需要實現從非核心業務外包向研發外包升級,向高技術含量、高附加值拓展,實現業務整合、行業深度融合。

  “這意味著對營商環境將提出更高要求。”李俊表示,隨著服務外包日益向規範化、國際化、高端化發展,服務外包生産環節將更加細化,對市場交易的效率要求會更高。未來需要進一步放寬市場準入、規範市場管理,激發各類市場主體活力。同時,打造互利共贏的開放環境,積極對接國際規則,提升對外開放水準。(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李華林)

(責任編輯:符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