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書記把情義看得像山一樣重(總書記的人民情懷)

2018年02月23日 15:55   來源:人民日報   

  陜北高原年味濃,家家戶戶貼上紅色的春聯、炸起金黃的年糕,劈裏啪啦的鞭炮聲響徹山山峁峁。

  習近平總書記曾説:“當年,我人走了,但我把心留在了這裡。”如今,離開梁家河40多年了,他依然能一見面就叫出鄉親們的小名——隨娃、黑子、鐵鎖……回憶起和總書記交往的點點滴滴,鄉親們説:“近平從來沒有忘了我們,他是個重情重義的人。”

  “重情重義”,記者循著總書記的足跡採訪下來,在他當年讀書的校園、在他當年插隊的村子、在他當年工作的縣城、在他考察調研過的地方,甚至走出國門,都頻頻聽到這個詞。這位“黃土地的兒子”,心裏不僅裝著梁家河的父老,也始終惦念著九百六十多萬平方公里廣袤大地上的鄉親。

  梁家河村民石春陽——

  “他總是辦群眾最需要的事”

  【7年知青歲月,習近平和梁家河村民石春陽結下了深厚友誼。1975年10月,習近平離開梁家河後,石春陽接任村黨支部書記,2016年又擔任大梁家河黨總支部書記。他説,總書記留下的無價財富裏,有一份財富叫“情義”。】

  “鄉親們和他可親啦,常會念起他。”石春陽端坐沙發,身後墻上挂著總書記2015年2月來梁家河時的幾幅照片,炕頭燒得熱乎,水在爐上沸騰,小貓在腳邊依偎。

  窗外,正經歷著千百年來的滄桑巨變。

  1969年1月,下鄉知青習近平來到陜北革命老區,來到這個小山村。那時的陜北,家家住在土窯洞,面朝黃土背朝天。“習近平當梁家河村支書短短一年多,就給貧窮的村子帶來了生機。”他帶領村民修了陜西第一座沼氣池,打了灌溉井,辦了鐵業社、縫紉社、代銷店、磨坊……“至今村口最大一塊淤地壩,還是近平當年帶著我們整的。”

  石春陽説,總書記給村裏留下的設施今天還在用。他總是辦群眾最需要的事,還留下了一份40多年的情義,暖了全村人的心。

  “近平把情義看得像山一樣重。”石春陽説。村民呂侯生的腿因為修窯洞被砸了,習近平收到信,隨信寄去500元錢路費,接呂侯生到福建去治病。“不僅救了他一條腿,也救了他一個家。”習近平當年和村民張衛龐一個大鍋裏吃飯,臨走前送給他一個自己十分珍視、繡著“娘的心”的針線包。“2015年2月,近平回梁家河時聽説張衛龐種果樹,還專門去了一趟山上果園看他。”

  1975年,習近平離開梁家河,村支書的擔子壓到了石春陽的肩上。“每次見面或寫信,近平都會詢問村裏的近況,村裏的發展,他始終惦記著,心裏有本賬。”這些年,土路變成了柏油路、煤油燈變成了電燈、糠糰子變成了白麵饃饃、窯洞變成了樓房……説起梁家河變化,石春陽喜不自禁,他家的窯洞也挂上了“春陽農家院”的門牌:“梁家河現在名氣響了,辦起了不少農家樂,果樹也創出了品牌,村民日子一天比一天紅火。”

  賈大山之子賈永輝——

  “他緊握我父親的手流下了淚水”

  【在河北正定縣工作期間,習近平遇到一位“好朋友、好兄長”——作家賈大山,工作之餘兩人經常促膝長談。離開正定後,賈大山患病,習近平多次探望。賈大山去世後,習近平撰寫《憶大山》一文,深情回憶交往中的感人細節。】

  “雖然第一次見面,但我們卻像多年不見的朋友,有説不完的話題,表不盡的情誼……”

  20年來,《憶大山》一文,賈大山之子賈永輝含淚讀了無數遍,每一個字句都能背出來。父親生前的朋友裏,這位常來家裏聊天的“書記叔叔”,讓他印象最深也最感動。

  1982年早春,習近平到正定縣任縣委副書記。那時候,賈大山在縣文化館工作。第一次見面臨別時,賈大山拉著習近平的手久久不願放開:“以後有工夫,多來我這坐坐。”

  “此後幾年裏,有時‘書記叔叔’到我家來,有時父親到他那兒去。第二天總會聽父親説起,昨晚又和叔叔聊到了淩晨。”賈永輝童年記憶裏,書記叔叔習近平“每次一個人步行前來,一點領導架子都沒有”,“冬天總是一身褪了色的衣裳”。

  “父親説起習叔叔,常説他是一位了不起的人,誇他有思路,敢負責,為正定的發展傾注了心血。在我們全家眼裏,他是一個很有人情味的好領導。”賈永輝説。1996年,賈大山病重,到北京住院治療。習近平趁在北京學習的機會抽空去探病。“病床上的父親看到習叔叔,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

  快過年時,賈大山出院回到正定。“正月初三,沒想到習叔叔又專程到家裏看望父親。他緊握我父親的手流下了淚水。那是兩人的最後一次見面,10多天后父親就去世了。”

  每每憶起習近平和父親的友誼,賈永輝總是既感動又崇敬:“習叔叔説父親是他‘了解社情民意的窗口和渠道’。從他們兩人的友情延續中,我看到了黨和群眾的骨肉深情,看到了黨的領袖的高尚品德和人性光輝。”

  八一學校退休教師陳仲韓——

  “他能記住每一位老師的名字”

  【習近平在北京八一學校讀書期間,陳仲韓擔任他的副班主任。離開校園至今,習近平無論在什麼崗位,都始終惦念著曾經教過他的老師們。陳仲韓老師感嘆:“他的感恩之情不僅濃厚而且持久,師生情誼一直在他心中。”】

  2016年教師節來臨之際,習近平走進北京市八一學校的大門,瑯瑯書聲喚回了年少時的記憶。在學校,他見到當年教過自己的幾位老師。陳仲韓深情回憶説:“教書那會我們正青春,如今都邁進了古稀之年。習近平親切地和我們握手、聊天,他和每一位老師講話都不一樣,能記住每一位老師的名字、特點和往事。他的腦子就是一個電腦啊,存儲量相當大!”

  “那天見面,我説,希望你能把國家治理得更好,各方面取得更大發展。他説,謝謝你的囑託,我記在心裏。聽了‘囑託’兩個字,我很感動。”

  參觀校史展時,習近平在一張上世紀50年代的學校全景圖前駐足良久,老校門、老操場、老宿舍,他清晰如昨、一一道來。他深厚的母校情結,感染了現場每一個人。陳仲韓説:“當年在學校時,他是一個穩重有想法的男孩,喜歡運動,尤其喜歡踢球。這麼多年來他和老師們一直保持著聯繫,過去每年都會給我們寄賀卡。”

  “第一次來我家,還是他在梁家河插隊時。那時我家住平房。我們聊往事,聊梁家河,也聊了很多書籍。”陳仲韓説,“後來我去福州看過他。一點架子都沒有,一口一個陳老師。他當時的班主任名叫齊榮先,退休後生病時,習近平也曾去看望過。”

  焦裕祿之女焦守雲——

  “他一進門就説來走親戚的”

  【“魂飛萬里,盼歸來,此水此山此地。百姓誰不愛好官?把淚焦桐成雨。”多年來,習近平常常提起焦裕祿,要求黨員幹部以焦裕祿為鏡。説起在蘭考與總書記的兩次見面,焦裕祿二女兒焦守雲記憶猶新。】

  2009年,在蘭考的家中,焦守雲第一次見到了習近平。“一進門,他就説,‘今天,我是來走親戚的’。入座後,他一一喊出了我們的名字。”焦守雲還清楚地記得握手時的細節:“他風趣地説,‘你上過天安門,見過毛主席,還扎個小歪辮’。那天,大家不知不覺聊了很多。”

  半個世紀,焦裕祿的名字一直牢記在習近平心中,成為他素未謀面的老師和楷模。1966年,他上初中一年級,第一次聽到焦裕祿的事跡“受到深深震撼”。後來無論上山下鄉,還是入學入伍,習近平一直十分推崇焦裕祿精神。1990年,他在福州工作時,還填詞《念奴嬌追思焦裕祿》。

  “暮雪朝霜,毋改英雄意氣”“為官一任,造福一方,遂了平生意”……詩詞言志,這字字句句中真切體現了習近平的遠大志向、執政理念和為民情懷。

  2014年初,第二批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展開,習近平選擇了焦裕祿精神的發源地——蘭考作為聯繫點。3月,總書記到了蘭考,他説,我希望通過學習焦裕祿精神,為推進黨和人民事業發展、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提供強大正能量。“跟第一次在家聊家常不同,總書記的第二次接見,讓我感受到一份沉甸甸的責任。”焦守雲説,“當時我介紹,省裏拍了一部關於焦裕祿的紀錄片。總書記轉頭叮囑隨行同志,紀錄片可作為教育實踐活動的教材。”

  “這麼多年,我陪父親走遍了中國。”做宣講、拍電視,年過花甲的焦守雲一直把宣傳焦裕祿精神作為責任,她的兒子餘音參與創作的音樂劇《焦裕祿》也在去年上演。“總書記濃烈的‘焦裕祿情結’,是共産黨人肩上有責、心中有民的生動詮釋。我們會把父親留下來的家風家教傳承下去。”

  寮國同學宋瑪奔舍那——

  “這樣的人一定會受到人民的愛戴”

  【他們是寮國革命前輩貴寧奔舍那的後人。中國在他們最困難的日子裏伸出了溫暖的手。生活在“第二故鄉”中國,他們重燃生活的希望,在八一學校讀書時也結交了習近平等中國同學。】

  “見面前大家商量好了,待會兒要控制好情緒。但一見習主席,卻都激動得哭了,我們真的很想念他,也有很多感動和感慨。”去年11月14日,寮國自然資源與環境部部長宋瑪奔舍那和他的兄弟姐妹,再次見到習近平主席:“盼他來盼了7年!”

  7年前那次見面,是習近平到訪寮國時的特意安排。而這一次,習近平同樣叮囑要在訪問行程裏擠時間和老朋友見個面。“奔舍那家族常聚在一起聊中國、聊習主席。”宋瑪説,“一個偉大國家的世界級領導人,百忙之中不忘老朋友,習主席真是重情重義。”

  “男孩子穿的是古銅色燈芯絨衣服,大姐你們穿的還是民族傳統的筒裙。”“你們當年住在金魚衚同3號,一些同學老要跑到你們小灶探頭探腦,去看看有什麼好吃的”……見面時,習近平的記憶力讓他們驚嘆,也讓他們為這份情誼感動落淚。

  “實際上我們的命運共同體早就形成了,當年你們到中國來,就是命運共同體。”宋瑪唸唸不忘習主席見面時的這句話,撫今追昔,他感慨萬千:“我們兄弟姐妹今天的成績,離不開在中國的學習和教育。老中關係能取得今天這樣的成果,離不開兩國幾代領導人的共同努力和呵護。國之交在於民相親,我們會努力為老中友誼發展、命運與共盡一份力。”

  “習主席領導中國取得了卓越成就,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宋瑪深有感觸地説,“他不僅是一位有勇氣、有智慧的領袖,也是一位有人情味、深受中華傳統文化熏陶的領導人。這樣的人是有魅力的,一定會受到人民的愛戴。”

(責任編輯:王炬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