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非京籍孩子在京幼升小審查親歷記:血型也不敢寫錯

2017年05月19日 07:40   來源:中國青年報   

  

  北京市某小學學生(資料圖)。中新社發 張浩 攝

  從2007年開始,我先後以記者和研究人員的身份,關注和研究流動人口子女教育問題。其間走訪過北京、上海、廣州等地各級各類官員、辦學人員、打工子弟學校學生及家長等不同身份的人士。10年以後的今天,在北京這座我學習、工作、生活了18年的城市,我也成了流動人口子女家長中的一員。在與各種不同身份背景的人交流過後,儘管知道方向在哪,但我感覺仍然很難對這個問題提出一個即刻生效的妥善的解決之道。唯有如實記錄下來,作為大時代裏的小人物的生存寫照吧。

  ----------------------------------------------------

  5月16日,早晨4:05,鬧鐘響起,我就起床了,準備出門接應昨天夜裏開始在社保所給孩子“幼升小”排隊、等候8:30審查入學材料的娃她爹。

  今年9月,我的女兒菲菲該上小學了。作為外來務工人口子女,她在北京上小學需要提供“五證”等一系列材料,審查通過了才能獲得入學資格。

  第一步:網上採集數據

  北京市從5月8日開始採集“幼升小”數據。我們5月9日已經在北京市教委網上服務平臺上的“非本市戶籍適齡兒童接受義務教育證明證件材料審核入口”完成註冊並提交了資料。

  網上註冊入學資訊採集登記,是在京就讀小學需要經過的第一道關口。需要提交的資料包括孩子的身份證、血型、戶籍所在地、父母的工作單位、北京居住證有效期、實際居住地、購房合同編號、房子地址等資訊。

  採集的資訊並不多,但是因為説不能有誤否則“後果自負”,所以填寫的時候未免小心謹慎以至於有些戰戰兢兢的。我們多麼擔心,萬一因為自己一時疏忽,孩子就沒法在北京上學了。這意味著近20年來我們在北京生活的所有積累,都要結束。

  越是小心越是出錯。5月11日在準備原件複印件時,赫然發現提交的資訊裏,孩子的血型填錯了。其實填的是正確的血型,只是戶口本上寫錯了。這種時候,任何一點細節都容易造成慌亂。忐忑地跟同事説起,有的安慰説“沒事,不會審查這麼細緻”,有的説“還是儘快打電話問到底怎麼辦”。

  這還沒完。就在複印完所有資料後,準備收拾所有的東西裝袋備用時,看到一份《房地産評估抵押估價報告》。這個文件跟教委要求的資料不沾邊兒,但我也一直放在資料袋裏備用。抱著試試看的態度最後還是掃了一眼——果然發現了問題。我在網上登記入學採集資訊時候登記的購房合同編號,和這個報告裏提及的“存量房屋買賣合同編號”不一樣。這下只好趕緊諮詢仲介和房産抵押中心的人,最後確認,我網上登記的編號是錯的,需要登記的是網簽合同編號,而非跟仲介簽訂的三方購房合同的編號。

  雖然我們有足夠的證據證明自己的合法性,但是這樣的關口,誰也不敢有一點不確定性啊。任何一點不確定性都意味著無限的心力交瘁的折騰。於是開始四處諮詢。還好最後了解到,採集資訊時錄入的資訊如有錯誤,在審查通過之前,可以撤銷,重新註冊賬戶並重新填寫。

  資訊採集環節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按照證件上的數據填寫。雖然可以撤銷重填,但很麻煩。

  第二步:居委會審查

  第二個關口是小區居委會審核材料。

  我們很幸運,遇到了一個特別好的居委會阿姨,解答問題不厭其煩,而且處處替我們著想。她説:“去年我外孫女上學也是這麼麻煩,所以我能理解你們孩子上學的不容易。”很多我們沒想到的,她都提前幫我們想好了。我們的戶口本上,她爹的婚姻狀況沒有更新,還是“未婚”狀態。阿姨説,在社保所審查的時候,你們記得在現場趕緊問問負責審查的人,這個要不要改,如果需要,你們趕緊回老家更新了再回來審。“不是我給你們挑刺啊,就怕你們到時候來不及準備。萬一到時候有人非要摳住這種問題卡你,你一點兒辦法都沒有。”

  是的。外地人上學,除了受制于制度,很多時候還要經受人性的考驗。阿姨説,小區裏有個租戶孩子要上學,租房合同、租房稅等各種必須的材料都辦好了,之前也跟房東説好了,入學資格審查的時候房東會配合提供房産證和身份證原件。事到臨頭,房東説,配合可以,但首先要給房東“提供”5萬元人民幣。

  所有聽説此事的人都很憤怒:怎麼能這麼不厚道?後來在排隊審查材料的時候,我跟一位媽媽聊起來,她表示這種情況很普遍。在海澱區,每個房子帶有的孩子的入學名額已經明碼標價了,10萬~15萬元一個。她之前也是租房住,曾跟房東商量此事未果,咬咬牙自己買了個房子。

  薑還是老的辣。阿姨在幫我們審查材料的時候,還真發現了問題。阿姨建議,房本抵押登記沒有完成的,一定要去房産抵押中心開個證明。她的原話是這樣的:麻煩是麻煩點,多準備一樣,到時候就免得慌張。果然是這樣的。她爹去房産抵押中心開證明的時候發現,很多同樣情況的人在排隊領這個證明。審查資料時,負責人一開始對我們沒有房本表示質疑,後來仔細核對蓋了抵押中心公章的房本複印件,才算過了。

  第三步:排隊候審

  我們所在的昌平區從5月16日起現場提交並審核材料。需要審核的材料包括務工就業證明、實際居住地址證明、居住證、身份證、戶口簿、結婚證、出生證明。

  其中,務工就業證明包括:(1)單位出具的蓋章的工作證明(在職證明);(2)2016年12月~2017年3月的社保記錄,網上直接列印即可;(3)營業執照/法人證的複印件並蓋章;(4)勞動合同原件和複印件。

  實際居住地址證明包括:(1)居委會開具的《實際居住地證明》;(2)房産證原件和複印件(要從封面複印到最後一頁);(3)租賃合同,2016年的租賃稅憑證,以及房主的身份證和房本的原件、複印件。

  有經驗的同事建議我們早一點去社保所排隊。前年她家孩子上學,家裏人夜裏一兩點就去排了;而此前一天他們淩晨四五點鐘去排隊,發現已經排不上當天的號:社保所每天只發40個號。這跟我們居委會阿姨説的一樣。阿姨説,你們最好夜裏12點一過就去。同事説,幾百萬的房子都買了,不就為了今天嗎?能早點,就儘量早點。

  我們剛從海澱區正式搬到昌平區還不到一個月,各種環境都還很陌生。居委會阿姨很詳細地描述了排隊交審核材料的地址,但保險起見,我們決定還是提前去一趟看看地方才放心。

  我們是5月15日晚上8點多去社保所踩點的。找了一圈沒找到入口,給居委會阿姨打電話,才知道並不在社保所門口排隊,而是在旁邊的文化中心。

  文化中心門前空無一人,走近了發現門前已經有人擺上了一個小凳子,上面粘著一個紙條——“排隊用”。確定就是這裡了。

  我們翻了翻汽車後備廂,只找到了孩子冬天用的一個椅墊和工具箱,找到了一張畫畫用的白紙,寫上“排隊用”,又找到一張硬紙板,寫上同樣的字樣。想了一想,在兩張紙上寫了電話,以示紙條的所有權。拿來車裏備用的保險安全帶,挺沉的一卷,壓在紙條上,正好。

  照個相吧。留個證據,更是歷史的見證。想了想,把孩子們也留在鏡頭裏吧。今年是菲菲,再過4年,該輪到菲菲的弟弟喬治了。當然,前提是菲菲的審查順利通過。

  回到家,她爹説起跟他一起打籃球的球友在朋友圈裏發的資訊,説5月15日下午,昌平區回龍觀的家長們已經自發排隊發號,他自己已經排到73名了。一看照片,果然如此。家長們(以老人為主)已經搬了小板凳排了很長的隊伍,有的家長在旁邊支起了帳篷。

  本來想讓她爹在家睡一覺起來淩晨一兩點鐘再去排隊的,這下也不放心了,收拾好枕頭、被子、禦寒衣物就讓他趕緊出門。她爹開玩笑説,看這架勢是要把我往外趕啊!

  沒辦法,不是我趕你,是形勢逼人呀!

  晚上10點多,她爹就出門了,11點多又回來一趟,説蚊子太多,咬了好幾個包,回來找花露水。後來帶了一瓶“蚊不叮”、一瓶防蚊液和一包蚊香出門了。他開車去的,預備把車停在旁邊,用凳子佔座,然後回車裏睡。

  我們約好,她爹先排著隊,我早晨5點去接應他。

  給她爹找完東西躺下,睡不著。起來給老二把個尿,又躺下,過了好久,才迷迷糊糊地睡了。夜裏驚醒三四回,生怕錯過了鬧鐘。每次醒來,又過好久才睡著。淩晨4點,鬧鐘響了,困意正濃,也顧不得了,掙扎著起來。一邊洗漱一邊想著,也不知道她爹夜裏睡著了沒有,蚊香管不管用,排隊的人多不多?

  我5:15到了社保所,現場已經有了一列十幾米長的隊伍。遠遠看到我們家的小椅子和坐墊牢牢地佔據了第二位,心裏就踏實了,開始跟“左鄰右舍”聊起來。

  大家聊的話題,大多是自家的房子什麼時候買的,多少錢買的,配套的小學怎麼樣,以及老家的教育狀況,為什麼在北京不回老家之類的話題。

  但更多的是在交流著各自準備的材料。怎麼你的材料看起來那麼多?我的只有一點點。哎呀,我的居住證只複印了正面,反面沒印。哎呀,房産證只印了內頁,沒有印封面,怎麼辦?雖然知道居住證的反面和房産證的封面一樣,並沒有實質內容,可是,萬一要呢?但凡有一點閃失,這些天來的準備工作都白做了。一旦發現有一點和別人不一樣的地方,就會引發一陣騷動和不安。

  早晨6點左右,我們發現居住證只印了正面。旁邊的人都催促我們去把反面也印上。“哎呀,這下可麻煩了。”有人説。一聽到這話,心裏又開始緊張起來。哪有可以複印的地方?複印店不會這麼早開門的,最早也得八九點吧?萬一開始審查了還找不到複印的地方怎麼辦?她爹騎著自行車四處轉悠,終於在一個連鎖酒店裏找到了可以複印的地方,是的,只有酒店可以24小時提供這樣的服務。

  第四步:現場辦理

  6點以後,排隊的人慢慢多起來。7點半以後,還陸續有人來。到最後,隊伍排到了100米開外。8點左右有工作人員來維持秩序,我們才了解到,每天能發150個號,不是之前説的每天40個號。但是審查的時間,也從兩周壓縮到了一週。5天每天發150個號,這就意味著,這個鎮最多提供750個外來人口的入學名額。

  不管怎樣,我們排在了第二名。排隊的人越多,排第二名的心理優越感越強烈。 好多人來問,你們幾點來排的?聽説是昨天夜裏10點多,大家紛紛表示驚嘆。

  終於可以開始辦理了。審查材料的地點,是一個大會議室。大長方形的會議桌,坐著四五名工作人員。

  我們走進會議室,工作人員拉開椅子説,“請坐”,示意讓我坐到他旁邊。有點意外的感動。辦事人員還都比較客氣。一項一項地檢查我們的資料,在一張表格上,在相應的符合要求的資料名稱旁邊的空格裏打上對勾。然後跟我們説,可以了。我問是不是審查通過了基本就沒有問題了,工作人員説,回去注意關注網上資訊吧,到時候都會在網上公佈的。工作人員讓我們自己把菲菲的入學審查材料裝到檔案袋裏,就算完成了。全程不到10分鐘。

  出來的時候,其餘家長都在走廊裏排成兩排,把走廊擠得水泄不通,嘈雜極了。不斷地有家長拉著我們問審查的環節。還有的讓我們幫他們“審”。其實都是網上和現場貼出來的材料清單,可是如果沒有經過審查的過程,所有人都會緊張和焦慮。即使屢被誇讚“淡定”如我,在審查的時候,跟工作人員對話的時候,也無法做到氣定神閒。

  審查結束後,只聽那位跟在我們後面審查的西北大哥,一坐下來就對工作人員説:“感謝您的恩賜。”一副卑躬屈膝的模樣。工作人員説:“這哪能叫恩賜呀。”大哥説:“這就是恩賜啊,孩子能不能上學,就靠您了。”

  聽了這番對話,我的心裏有些難過。

  審查完資料,還不到9點。心裏感覺輕鬆極了。我們都慶倖自己昨天夜裏就來排隊了。否則跟著焦慮的人群在一起折騰一整天,不知道還要消耗多少心力。

  本想回家歇一會兒就上班的,沒想到一倒下就是一整天。渾身癱軟,實在是撐不起來了,只好請了一天假。她爹則從晚上7點多開始睡,半夜開始發燒,燒了整整一夜。真是元氣大傷啊。

  到目前為止,我們能做的都做了。但是事情還遠遠沒到塵埃落定的時候。接下來會是什麼樣,我們也不知道。繼續等待吧。不管是什麼樣的結果,老天爺總會讓我們有辦法往前走的。(張眉)

(責任編輯:孫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