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當造物超越造物主,智慧危機會出現嗎?

2018年07月11日 07:40   來源:北京晨報   

  

  

  

  人工智慧又一次戰勝了人。日前,首場神經影像領域的“人機大戰”落幕,在腦腫瘤和腦血管影像判讀比賽中,醫療AI最終以高出20%的準確率戰勝了醫學界的“最強大腦”。據悉,如果這款AI産品投入使用,核磁檢查的出片速度將從現在的幾天縮短至幾分鐘。

  從計算到金融,再到醫療,人工智慧正在越來越多的領域中展現出優勢。而人工智慧每勝利一次,人們未來的擔憂就加重一分,人工智慧爆發的時代,人類離被替代還有多遠?

  ●主持人説

  當造物超越造物主

  “當更高級的智人出現,低級的尼安德特人就註定滅絕”,這是電影《X戰警》中,X教授一篇論文的觀點,而這篇論文,則成了電影中變種人和人類漫長戰爭的原因之一。

  大自然物競天擇,沒有憐憫和同情,只有優勝劣汰。而漫長的人類歷史中,同樣充滿了殘酷的競爭和掠奪——直到幾十年前,人類學會合作和交易,才找到不流血就能滿足各自所需的方法。即便如此,這一方法也絕非普遍適用的,在人類內部,戰爭仍舊存在,在外部,大規模的物種滅絕越演越烈……文明的衝突或許可以減緩,但物種的競爭仍舊殘酷。

  面對人工智慧,人類是智人還是尼安德特人呢?

  固然,人工智慧是人類的造物,但造物就絕不可能超越造物主嗎?不論是現實中人工智慧的表現,還是科幻故事裏的預測,似乎都在顯示,造物超越造物主,並非絕無可能。

  假如有一天,那樣的局面真的出現,我們有辦法避免衝突嗎?或者,有辦法在衝突中獲得最後的勝利嗎?

  智慧是種進步

  解放人的自由

  張國慶(中國社科院研究員)

  對於人工智慧的擔憂,我覺得有點兒過慮。如果人工智慧真的能造成危機,那麼人也太脆弱了。我始終認為,人工智慧和人類歷史上無數次的技術變革是相似的,比如汽車的出現,人的雙腿並沒有因此退化,比如飛機的出現,人也不可能失去地上生活的能力。事實上,技術的變革是人類得到了解放,使生産變得更加高效,而不是相反。

  當然,任何技術都是有代價的,進步必然會導致某些傳統産業的衰落,比如汽車出現了,馬車慢慢就退出交通工具的行列了。但這種代價是必須付的,人們因此享受到了更加便捷的生活。比如智慧支付,以前出門,要帶錢包、公交卡、一大堆銀行卡等,現在只要帶手機就可以了,它整合了大部分的支付功能,購物、乘車、轉賬等,都可以用手機完成。

  再如智慧家居,在家裏的二樓,就可以用手機調一樓空調的溫度,而在以前,人必須下去才能調。出門忘了關電器,在公司也可以用手機關掉,而在以前,要麼就一直開到下班回家,要麼就回去一趟。

  人工智慧全面提高了人的生活品質,也包括學習效率。以前想聽什麼課,就必須自己去課堂聽,現在網上隨便就能聽。所以,人工智慧讓人更舒服、更灑脫,而不是相反。

  當然,進步必然有副産品,人工智慧的副産品,我覺得主要有三個,沉迷、産業衰落、犯罪。但仔細一想,這三個副作用,其實都是人的問題,而不是人工智慧的問題。

  先説沉迷,除了某些特定的東西,對於一個成年人來説,任何沉迷都是自身的問題,而不是工具的問題。比如玩遊戲,對成年人來説,能不能自控呢?有人玩遊戲沉迷不可自拔,但也有人通過遊戲放鬆精神、調適心情,不同的人所得不同,可見根本在人,不在遊戲。

  再説産業衰退,這是無可奈何的事情,有崛起必然有衰落,不符合潮流的,終將淘汰。如膠捲,有了數位照相,膠捲的用處已經很少了,甚至現在連相機都在逐漸退出,除了一些特定的領域,一般人很少再去單獨買一架相機,手機的照相功能並不比一般相機差。但這也不是人的問題,在過去,那些被替代的行業中,從業人員也並非活不下去了,因為新的産業,總是會有新的需求。

  還有犯罪的問題。確實有人利用人工智慧違法犯罪。這更不是人工智慧的問題,而是人的問題,即便沒有人工智慧,這些人還是會用其他方法違法犯罪。事實上,我們還應該看到事情的另一面,儘管人工智慧方便了某些犯罪行為,但它給人帶來的保護更多。比如天網,為什麼有些城市犯罪率在下降,我想天網一定是其中一個原因,無處不在的攝像頭,使得罪犯無處遁逃,犯罪成本太高,犯罪行為自然會減少。再如家庭監控,過去我們用鋼筋鐵條來保護我們的家庭,但那是被動的。現在有了家庭監控系統,人在公司上班,家裏進了人,立刻知道,可以主動報警,甚至監控系統本身就有報警的功能,這難道不比鋼筋鐵條更安全嗎?

  所以我認為,人工智慧是進步,是對人的解放,它並非危機。它確實有副作用,但這些副作用,更多是人的問題,而非人工智慧本身的問題。

  科技是雙刃劍

  必須加以制約

  張曉明(中國社科院研究員)

  百年來,發達國家對科技倫理的重視日益提高,尤其是對自然環境、社會規則影響較大的科學技術,反思和約束也越來越多,一項新的技術是否應該被應用到生産、生活等領域,相關的倫理標準和尺度,正在變得越來越嚴密。

  在科技倫理中,尤其是醫學倫理、電腦倫理受到的重視程度非常高,在今天幾乎已經成為顯學。相對來説,國內對這方面的研究和重視程度,還相對比較薄弱。這也是人工智慧在今天遭遇到這麼多關注和爭議的原因之一。

  科技永在進步,但科技並非只有好處,它是一把雙刃劍,興一利必有一弊,很難有那種單純地好或者壞的技術。

  以人工智慧而言,這幾年發展的速度非常快,在不同領域中表現也不同,在有些領域走得已經很遠,比如金融領域,國外許多金融機構如投行、銀行等甚至出現大規模裁員的現象。有些目前還在嘗試,如醫學、教育等。還有些目前人工智慧仍未涉足,但這可能只是開始,在未來,很可能在大部分領域顯示出超出人類的優勢。

  人工智慧會不會全面超越人呢?很難説,有科學家已經在嘗試以人工智慧來模擬人的情感,會不會成功呢?目前似乎還不太可能,但這也證明,機器人能做到的越來越多,人獨特的東西越來越少。

  這當然值得擔憂,但是否必然會出現危機、出現人被機器替代的局面?這恰恰就是科技倫理要做的事情。

  有一位國外的學者曾經預測,在未來,80%的人一輩子都不可能找到工作,因為絕大部分工作都被機器幹了。所以他提出,應該儘早設立一套全民保障體系,或者也可以叫做基本收入體系,每個人,不管他是否工作,都可以獲得一份基本的收入,這份收入可以使他有尊嚴地活著。

  這樣的設想並非無稽之談,事實上,在人與機器的協作越來越嚴密的時候,必須要考慮:機器帶給人的究竟是便捷還是不便?人類研究科學技術,發明機器,目的是為人服務,而不是替代人,甚至把人推入深淵。

  必須分清楚一個概念,機器替代人工作,和人類失去收入、失去生存能力是兩回事。擺脫體力勞動,乃至擺脫沒有創造力的、重復性的腦力勞動,是人類的夢想,但這個夢想不是以無法生存為條件的。所以,當機器人能做的事情越來越多,我們就必須要考慮,當人類使用機器從事勞動生産的時候,應該怎麼解決人的問題。如果這個問題解決了,豈不是夢想終於實現了,如果不能解決,危機可能隨時出現。

  至於説機器人會不會統治人?我想這有一個前提,就是人類不陷入科技之上的觀念之中,只要這個前提存在,人類社會就不會出現人被機器人替代乃至統治的問題,反之,如果陷入科技之上的怪圈,陷入科技原教旨主義,那麼危機就如影隨形。

  所以,最終的問題不是機器人的問題,而是人的問題。人要控制科技,而不是按照科技本身的邏輯去發展,科技必須控制在人的手中,而不是任其自然演化、不加干涉、評估地肆意發展。

  這就是為什麼科技倫理越來越重要的原因,整個世界主流的傾向,還是要加強對科技的控制,對科技進行更多、更嚴密的倫理價值分析。把主動權掌握在人的手裏,只要這一點不改變,就能夠最大限度地控制科技的副作用。

  本版主持 周懷宗

(責任編輯:馬常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