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杭州機場出“黑科技”:15公里內無人機無法起飛

2017年05月17日 07:31   來源:錢江晚報   

  本報記者孫燕

  最近,杭州無人機玩家林毅(化名)突然發現,他的無人機在七堡附近飛不上去了,“我估計是因為這裡靠近蕭山機場,相關部門可能在技術上作了調整。”

  今年1月,在杭州蕭山國際機場附近,無人機曾近距離拍攝民航飛機。隨著無人機的日漸普及,類似事件頻頻發生:不久前,重慶機場屢遭無人機干擾,200多個航班備降、取消和延誤,上萬名旅客受影響。再之前,成都、昆明長水等機場都曾發生過無人機干擾民航航班事件。

  昨天,錢報記者了解到,蕭山機場無人機防控已啟動,正在對雲接入系統和電子圍欄防控進行研究。

  也在昨天,國家民航局發佈通知,18日將上線運作民用無人機登記註冊系統,6月1日正式對品質250克以上的無人機實施登記註冊,同時正在建立無人機登記數據共用和查詢制度,實現與無人機運作雲平臺的實時交聯。

  我省無人機駕駛員現狀

  玩的人多,有資質的少

  林毅是杭州比較早接觸無人機的玩家。三四年前,他花了7000多元,買了一架大疆的無人機。到如今,他已擁有5架無人機。

  作為一個資深玩家,林毅表示,自己經過了正規的無人機駕駛培訓,已經取得了相應的資質、拿到了執照,所以對於基本的駕駛技術,哪能飛哪不能飛,他都有分寸。但據他了解,在這個圈子裏,獲得資質的駕駛員並不多。

  “一次,我正在飛,看到有幾個人跟我在同一個區域飛。”林毅告訴錢江晚報記者——按理説,這樣是不允許的,會互相干擾。

  目前,浙江省模型無線電運動協會有一個遙控航空模型飛行員培訓及執照考核(ASFC)。該協會相關負責人介紹,他們從去年開展該項目培訓,截至目前,浙江約有1000余人已經過培訓並拿到了執照。但這個數字與我省龐大的無人機駕駛員數量相比,還遠遠不足——因為此類培訓考核並非強制,所以該協會表示他們只能積極倡導。

  在林毅的圈子裏,雖然經過培訓的駕駛員不多,但絕大多數人還是知道,無人機在凈空保護區內是禁飛的。

  機場使出科技大招

  雲接入系統、電子圍欄將上崗

  為防範無人機“黑飛”,杭州蕭山國際機場多管齊下——今年1月18日,蕭山區發佈《機場凈空保護區有“八不準”碰不得》,告知無人機飛行活動相關管理規定及違法處罰措施;近期,機場專門編制了《杭州蕭山國際機場凈空保護區內無人機等升空物體防控工作方案》,確保機場凈空保護區內的無人機飛行能夠被及時制止。而如今,機場提出的防控辦法裏,最令人期待的“黑科技”,就是已經過試驗的“電子圍欄”技術。

  電子圍欄,説通俗點,就是在機場安裝一台干擾無人機信號的機器,“在實際測試中,干擾距離半徑可達15公里。”該相關負責人介紹。測試那天,無人機在11公里外起飛,手機上裝好電子圍欄的遠端控制軟體。電子圍欄開啟後,無人機立即失去了圖像傳送和連結,無人機無法接受指令,只能按照自帶的GPS系統自動原路返回地面,電子圍欄干擾成功。

  昨天,民航局宣佈,6月1日正式對品質250克以上的無人機實施登記註冊,還將實現與無人機運作雲平臺的實時交聯,這被稱為無人機雲。雲系統接入後,不僅可以為無人機提供飛行指南——比如氣象服務,還可以有效監控無人機的飛行路徑、高度、時間等。

(責任編輯:孫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