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弟弟照顧智障哥哥40年:他是父親留給我唯一財産

2017年07月17日 06:21   來源:華商網-華商報   周金柱 張映偉

  “父親臨終時對我説,二哥是個老好人,要我好好照顧二哥,我承諾只要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二哥一口吃的。”今年65歲的漢中留壩人夏科新回憶道,如今他已照顧智障二哥40年了。

  “從沒抱怨過,他是我們的哥哥必須供養”

  7月14日,留壩縣小留壩村,65歲的夏科新和77歲的哥哥夏科林正在用水泥硬化老宅的院壩,老宅剩下3間正房,是夏科新父親留下的基業,如今供有智力障礙的哥哥夏科林居住。夏科林因為智力障礙,至今單身,一直由夏科新照顧。

  “那時候窮啊!母親1964年就走了,父親是1984年去世的,父母養了我們8兄妹,二哥是父親留給我的唯一財産。”夏科新説,父親去世前,8兄妹中大哥早已和父母分家了,四弟當年還小,剩下的姐姐和妹妹4人都嫁出去了,照顧不了二哥。“所以父親臨終時只能將二哥託付給排行老三的我。其實,我從1975年就開始照顧二哥,當時我也剛結婚,但一直和父親住一塊,沒分家。”夏科新説。

  夏科新妻子薛遠榮説,她一直支援丈夫的決定,為他們兄弟倆做了40多年的飯,“從來沒有抱怨過,他是我們的哥哥,必須供養。”

  華商報記者注意到,薛遠榮不善言談,如今63歲的她聽力有些障礙,她説照顧丈夫的哥哥是自己義不容辭的義務。

  “從未想過是負擔,這麼多年都習慣了”

  據夏科新的鄰居何光華介紹,2014年7月,夏科林想去留壩縣養老院,當時夏科新並不同意,但夏科林還是堅持去了。

  “説實話,一起生活了40來年,從未想過他是我們的負擔,這麼多年都習慣了,所以二哥去養老院,我當時不同意。”夏科新説,但是二哥堅持要去,就讓他去了。不曾想,養老院的飯比較硬,夏科林因為牙齒掉了根本就吃不了。

  “2016年12月,我去養老院看二哥時,二哥告訴我,他想回家。”夏科新説,他們一家人就又把二哥接了回來。回家後的夏科林輔助弟弟放牛,在夏天,每天晚上將牛放到坡上,第二天早上再趕回來。

  夏科新和夏科林哥倆幾乎沒吵過嘴。夏科新説,二哥偶爾啥事做錯了,他也會説兩句。“我沒和他打過架,也沒吵過架,弟弟有時説我,我不開腔,就幹我的事去了,讓他一個人説。”夏科林笑著説。

  “苦日子都過來了,要為哥哥養老送終”

  “父親1984年去世時,家裏真的一無所有,吃穿都是問題,父親臨終時,我就説只要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二哥一口吃的。”夏科新説,“當年的苦日子都過來了,現在更要為哥哥養老送終。考慮到哥哥老了,我們在2010年就為他把棺木準備好了。”

  華商報記者了解到,像夏科林這種未婚且有智力障礙的人,可以享受國家五保政策,農村俗稱五保戶。現在,夏科林每年可以從國家領到7020元的各項政策福利(五保戶每年5400元,高齡補貼1020元,養老保險每年600元)。

  華商報記者注意到,夏科林自己有一個錢包,裏面裝了五六十元零錢,是供他平時“零花”的。

  “每個月給他三四次100元左右的零花錢,我們都會給二爸換成零錢交給他,二爸也有朋友,經常自己到附近小商店買酒喝買煙抽,偶爾還請他的朋友喝酒抽煙。”夏科林的侄子夏道華説,平時的酒都是他父親買給二爸,現在二爸每天還要喝二兩包谷酒。

  鄰居何光華説,夏科新一家這樣照顧夏科林40多年很讓人感動,這是夏科新家的家風,“我們這些和他們做鄰居的也是耳濡目染,作為小輩的夏道華每個月還帶著他二爸到留壩縣街上去剪頭髮。” 華商報記者 周金柱 通訊員 張映偉

(責任編輯:符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