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90後做表情包賺50萬 揭秘鬥圖背後的生意經

2017年12月07日 07:44   來源:中國新聞網   

  

  乖巧寶寶

  中新網北京12月7日電(袁秀月)“你還在用表情包聊天,人家已經用表情包賺錢了。”近日,90後小夥製作表情包兩年賺50萬的新聞引起眾多關注,一位網友如此調侃。“一言不合就鬥圖”,在社交媒體時代,表情包已經成為人們聊天的“必備神器”。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人也開始投入生産表情包的大軍中,小小表情包背後也有大生意。

  個例:兩年賺50萬

  “心情很激動,有點難以形容。”24歲的鐘超能完全沒想到,自己在微信平臺上傳的表情包“乖巧寶寶”會突然火起來,“我之前也做過好幾套,沒想到這個會火”。

  之後,鐘超能又製作了“百變乖巧”、“乖巧過年”、“乖巧寶寶2”等多個乖巧系列表情包。截至目前,“乖巧寶寶”系列表情包的下載量已經有1.5億次,共有超過15萬用戶打賞。而據鐘超能所説,兩年來,用戶讚賞和表情付費的收入已經超過50萬。

  “我本科學的是動畫設計,工作跟動畫相關,我也比較喜歡發表情包。”2015年底,微信平臺徵集新年類的表情包,鐘超能便製作了他的第一套表情包——“我叫包大紅”。之後,他又製作了“短頸鹿”、“櫻花姑娘”、“黃黃大一號”、“文字特大號”等一系列表情包,但一直沒有大火,直到“乖巧寶寶”的出現。

  

  乖巧寶寶表情包

  “可能很多人對白色的東西比較包容吧,再加上可愛簡單,可能會更有吸引力。”鐘超能對中新網記者説,做好後他會先發給朋友看,讓他們提出意見,因為“自己有時會‘迷’在裏面”。發出後,他會觀察朋友們的反饋,看哪一個大家比較喜歡發出去,然後朝著這個方向調整,但哪一個會火起來,他完全不知道。

  鐘超能從小就喜歡畫畫,初中開始學美術,大學的專業是動畫設計,畢業後也選擇了動畫行業。而這在他的同學中則屬於少數,“我的同學大多做的是平面類、設計類或廣告類的工作,做動畫的比較少。”鐘超能説,表情包火了他很高興,但更多的感覺是幸運,因為遇到了動漫環境積極的時機。

  “從2015年我就發現了,越來越多的公司和平臺開始開發表情包,給創作者們提供發揮的空間。”鐘超能説。

  前段時間,鐘超能辭去了動畫公司的工作,打算專心做表情包。“現在表情包更新很快,越來越多的作者參與其中,你自己也要快一點,不然會被刷下去。”他説,可能會組建一個團隊,因為一個人的思路總是有限,團隊創作的話點子也會更多。

  

  小劉鴨

  對比:賺50萬已經算是好的

  “我很羨慕他啊。”同為表情包創作者的劉雯佳表示,自己的表情包雖然也有不少讚賞,但跟鐘超能還是不能相比的。

  劉雯佳是最近較火的表情包“小劉鴨”的作者,目前,這只有著香腸嘴的鴨子已經獲得了一萬五千多用戶的讚賞。“因為我比較喜歡貓,所以第一個畫的是‘鼻孔喵’,‘小劉鴨’本來是‘鼻孔喵’的配角,結果後來男二上位了。”劉雯佳説,“小劉鴨”的名字則來源於“原來是小劉呀”。

  劉雯佳本來是學建築學的,在建築行業工作幾年後,2017年初回到了杭州準備轉行,在空閒時候就試著畫了一套表情包,沒想到這一畫就停不下來了。“這些表情很大一部分來自生活中,有些是身邊朋友的真實寫照,有些是我的生活體驗和我的內心戲,有時情緒表達不出時,也會畫一個。”劉雯佳説。

  

  小劉鴨表情包

  今年2月底,劉雯佳的第一套表情包在微信表情平臺上架,上架第一天就收到了陌生人打賞,這讓她感覺很詫異也很新奇。“我很多朋友都不知道表情是可以打賞的”,在劉雯佳看來,會給微信表情包打賞的人還是很少一部分,她認為,喜歡一套表情並打賞,這在表情包領域還是在起步的階段。

  確實,表情包很火熱,但光靠打賞,恐怕會走得很艱難。據微信表情團隊透露,目前在微信表情平臺,像“乖巧寶寶”和“小劉鴨”這樣的表情包專輯已經超過2.1萬套。而像鐘超能這樣靠打賞和付費賺到50萬的成績,在微信平臺已經算是比較好的了。

  

  長草顏糰子

  發展:挖掘表情背後的大生意

  “表情更大的價值是培養IP,微信提供了很好的平臺,IP有知名度後,可以做IP授權,IP+廣告等方式。”微信表情團隊對中新網記者説。

  在採訪表情包創作者過程中,記者聽到最多的一個詞就是IP。IP即智慧財産權,動漫IP是具有一定影響力和品牌形象的智慧財産權,而表情IP則是一個新興的事物。較早的如兔斯基,産生於2006年,現在已經成為表情領域的大IP,去年還有消息稱,特納公司將聯合騰訊拍攝一部以兔斯基為主角的電影。

  

  鐘超能説,每個表情包作者的最終目標就是把它做大,做成IP,然後再做其他産品和授權。劉雯佳説,接下來她可能會出一些小周邊,比如公仔、抱枕、胸針等。不過,她也表示,在表情IP的開發上,國內還只是“剛起步”。

  而這在國外,已經有比較成功的案例了。比如LINE,這是日本的一個聊天應用,它的一大特點就是擁有豐富的聊天表情貼圖,如饅頭人、可妮兔、布朗熊、詹姆士等等,而且每套表情都是付費的。據LINE官方公佈,它的表情包收入大多來自用戶付費。同時,LINE還圍繞這些動漫形象開發了一些列的漫畫、動漫、周邊衍生品以及線下體驗店等,這些都給LINE帶來可觀的收入。

  跟單純靠打賞的盈利模式相比,這種IP開發路線顯然更能做成“大生意”。國內也有公司在做這樣的嘗試。十二棟文化是一個做動漫品牌開發的公司,長草顏糰子、製冷少女、小僵屍等原創表情形象都是他們的作品。“從15年到16年,所有表情發送量突破200億,下載量突破8億;粉絲已經突破500萬,全網(可查)閱讀量15億。”十二棟文化創始人兼CEO王彪曾對媒體如此表示。同時,十二棟文化還表示,他們的內容製作團隊成員多是網路知名畫手,而且他們還搭建了一條“內容創作、運營、授權、衍生消費完整的産業鏈條。”

  

  LINE表情貼圖

  “這是一個需求巨大,但競爭較小的市場。”王彪曾如此評價國內的表情包市場。而這也正是很多業內人士的看法,表情包市場還是一片藍海。

  “我們缺少的是優質完善的産業鏈和對這個市場的正確認識。”這是王彪的困惑,也是鐘超能的困惑。最近,他正在和一些公司談授權合作,但一直很謹慎。一方面因為對版權不太懂,一方則是因為這是個新行業,産業鏈不完善,一切都要靠自己去摸索。

  不過,鐘超能倒是很樂觀,他説,動漫的環境還是很可觀的,“慢慢做吧,看看之後是什麼情況”。(完)

(責任編輯:孫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