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90後女生的“暴富神話”:售假一年多 買房買車

2018年03月13日 07:10   來源:中國青年報   

  90後女生製造的“暴富神話”

  成本僅幾元一盒的假冒保健品,幾經倒手,最終售價達到幾百元一盒。正是在這樣的黑色利益鏈條下,90後女生張揚(化名)僅憑幾部手機、一台電腦,就製造出令人驚奇的“暴富神話”。

  短短一年多時間,張揚靠著微信售假的收入,從無到有,在吉林省長春市買了房子和一輛高檔轎車。同時,她也成為一起遍佈全國25個省(區、市)、涉案金額達1200余萬元的假保健品案件的重要人物。

  在阿里巴巴平臺治理部打假特戰隊的數據支撐下,西安市公安局食品藥品犯罪偵查支隊出動警力40多人次,歷時8個月,往返1.3萬公里,橫跨三省,成功破獲了這起“612”銷售假冒註冊商標的商品案。

  “這起案件範圍廣、滲透深,且案犯極為隱蔽、狡猾。”曆盡週折的偵破過程中,辦案民警發現,串起這條制假、販假鏈條的兩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從未謀面,快速斂財的渠道全部利用網路和即時通訊工具。

  網購人舉報,牽出一個重大線索

  2016年6月,一起報案引起了西安市公安局食藥偵支隊的警覺:某知名保健品的生産廠家接到消費者舉報,稱通過網路購買到該種保健品的假貨。廠家隨即對這些商品進行了檢驗,認定確為假冒。

  消費者楊某是該保健品的老客戶,之前常從正規藥店購買該産品。這一次,通過微信,他聯繫到了一名售賣此産品的銷售人員。沒想到,網購回來的産品,消費者和家人服用後,相繼出現嘔吐、腹泄、腹痛、腸胃痙攣等不適反應。楊某立即聯繫了廠家進行投訴。

  據舉報人提供的資訊,向他售賣保健品的人自稱為“北京宏遠藥品招商公司”員工,用來聯繫的微信號也是這個名稱。“聽起來公司的運作十分正規,打款都是讓我打到公司‘會計’那裏。”楊某先後分3次向對方支付了5萬餘元,隨後收到快遞發來的産品。

  專案組迅速成立,偵查旋即展開。然而,經過摸排發現:嫌疑人的進貨渠道來自網路,僅使用一個微信號碼聯繫。同時,假貨源頭全部來自外省,多種偵查手段並無突破。嫌疑人還特意用軟體對相關資訊進行了偽裝。一時間,偵查陷入僵局。

  困難時刻,專案組決定用嫌疑人開設的淘寶店舖作為突破口,並聯繫上阿里巴巴平臺治理部打假特戰隊。在大數據分析及辦案民警的綜合研判下,嫌疑人的大致作案地點逐漸清晰:吉林省長春市郊區。

  行蹤飄忽,與警方玩起“貓鼠遊戲”

  冬日裏的長春市郊區,寒風凜冽。奔赴現場的民警卻發現,事先追蹤到的四五處地址,似乎全部出現了偏差——按圖索驥、蹲守偵查的結果,是一次次的無功而返,一處處民居看似並無任何異樣。

  專案組在縣城裏展開暗中搜索,然而,蹤跡始終未現。一籌莫展之際,又有新的線索顯現:通過網路,張揚購買了一些汽車用品,這些座墊、鑰匙殼、車載香水等商品,均是為高檔豪車配備。

  “這裡是縣城,豪車很少,能否從車找起?”專案組民警繼續摸排。幾天之後,轉機突現:一輛白色的雷克薩斯SUV正停在一住宅樓附近。而這裡,恰恰就在之前排查的一處地址旁邊。

  這是一處老式單元樓,底商通街的卷閘門一直關著,從小區內出入樓門的防盜門望進去,目標房門緊鎖。這裡是嫌疑人住的住處,還是經營場所?專案組決定,按兵不動。

  持續蹲守中,張揚再次現身,民警從其虛掩的門縫看到,屋內有七八個辦公工位,墻面上張貼著彩色的保健品宣傳畫——此處“窩點”得以確認。

  與此同時,更多的有效資訊在專案組匯聚:根據張揚經常聯繫的對象和交易資訊分析,其進貨來源基本鎖定在千里之外的江西省撫州市。

  順藤摸瓜,制假售假鏈條浮出水面

  此時的江西省撫州市,另一組民警也已展開行動。張揚的進貨上線——方林(化名)是此次行動的摸排目標。根據已掌握的方林身份資訊及發貨物流單資訊,一處快遞物流點進入偵查人員的視線。

  這是一處看似普通的快遞物流點。一層用來攬件、發件和住宿,但通往二層的樓梯似乎隱藏了秘密——從外面望去,二樓的窗簾始終緊閉,白天也不例外。快遞物流點外不遠處的假山,成為偵查人員蹲守的掩護。

  整整一個星期,快遞物流點都是白天攬貨,每晚六七時,再把貨物拉往縣城的集散點,統一發走。每天都會從快遞物流點送走的一些黃色包裝箱,引起了偵查人員注意。這些箱子沒有任何標識,但有時一天能有幾十件。

  在縣城集散點,偵查人員對這些箱子進行了檢查,確認裏面裝的全部為假冒某知名保健品。

  這些假貨,是別人從快遞點發出,還是本身就出自快遞物流點?偵查人員終於等到了機會:這天,二樓窗簾意外沒有拉嚴,屋裏又開著燈,有人正在疊裝假冒的某知名保健品外包裝盒。

  至此,一條制假、售假的脈絡清晰浮出水面:生産、上線在江西,銷售代理在長春——江西的方林製造假貨,並以淘寶店向外銷售;長春的張揚通過微信尋找客戶,找到客戶後,在淘寶上向方林拍貨。貨物由方林從自己承包的快遞物流點直接發給客戶。客戶給張揚付款,張揚給方林付款,從中賺取差價。

  2017年2月28日中午,專案組雙線“收網”,兩地嫌疑人同時歸案。

  在制假、售假窩點,專案組查獲了多種假冒註冊商標的保健食品,及大量假冒産品包裝材料、制假工具和非法經營的藥品。經初步統計,這些藥品和假保健品的銷售遍佈全國25個省(區、市),涉案金額1200余萬元。為徹底打擊這一制售假鏈條,公安部要求全國涉案地協同作戰,全網打擊。

  逃避線上打擊,店舖偽裝交易

  “這起假貨交易案,都是通過網際網路、微信等即時通訊工具進行,給偵查工作帶來了很大難度。”專家組負責人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

  2014年,方林就通過淘寶店舖,開始銷售假冒保健品。他先後在淘寶開設4家網店,但由於售假,店舖曾被淘寶平臺處理。為此,方林將店舖裏的寶貝圖文進行了偽裝,用“郵費專拍”“老客戶專拍”等作為寶貝名,以逃避打擊。直至最終,他的店舖被淘寶平臺徹底關閉清除。

  最早,方林曾從浙江購進整盒假冒保健品,在網店銷售,賺取差價。2015年6月,為方便發貨,他乾脆自己租賃店面,開設了快遞物流點。

  也就是這時,張揚搜索到了方林經營的淘寶店舖,購進假冒某知名保健品和鹽藻産品後,以“北京宏遠藥品招商公司”的名義,再加上自己聯繫到貨源的兩種藥品——葛洪桂龍藥膏、王麻子天麻追風膏,在同樣沒有藥品經營資質的情況下,加價向外銷售。

  2015年10月,在巨大的利益誘惑下,方林開始自己購進材料、半成品,在物流點進行二次加工,再經網店出售。這些貨物,都是由他自己的快遞點發出。而張揚,正是他最大的客戶。

  對於這些假貨,張揚心知肚明——“因為有客戶反映貨有問題,説外包裝和原包裝有色差,有的膠囊裏沒有填充面。”即使如此,張揚依然為這些假貨配備了一式三聯、加蓋“公章”的出庫單。這些白、黃、紅色的三聯出庫單,都是由張揚自己列印,“公章”也是她親手加蓋。

  “張揚對保健品銷售行業十分了解。”辦案民警介紹,她發展的下線末端,90%都是在全國各地縣鎮以下的終端店舖”。

  為躲避監控,張揚和方林的生意利用網購平臺的擔保交易,涉及款項用的是支付寶,張揚向下端鏈條的交易幾乎完全轉移到了微信平臺進行。

  對客戶,張揚從來不説真名,“魯洋”“李菲”“王丹”等都是她信手拈來的假名。用來聯繫業務的手機卡,都是私下辦來的外地“黑卡”,收貨人姓名也全是化名,收貨地址變化多端。“北京宏遠藥品招商公司”的名稱,則是她“隨便起的”。

  自小生長在農村的張揚,家庭經濟比較困難,很早就想出來賺錢。在一家公司的打工經歷,讓她手裏積累了不少的保健品客戶資源。

  在長春郊區的售假窩點裏,警方收繳的張揚所記錄的客戶資訊就有100多本。翻開後,裏面詳細記錄著每一天售出貨物的品種、單價、金額、客戶姓名、電話、地址,以及物流單號等。

  “這款保健産品的正規市場推廣投入,高達上億元。但制售假冒保健品,可以説是‘一本萬利’。”辦案民警算了筆賬:假保健品成本僅幾元一盒,加價賣給初級下線,一般是20元至40元一盒,終端藥店售出時,已達到數百元一盒。“因此,張揚每天的銷售進賬少則數千元,多則萬元左右”。

  目前,方林因涉嫌銷售假冒註冊商標的商品罪,張揚因涉嫌銷售假冒註冊商標的商品罪、非法經營罪,即將接受法律的制裁。

  本報西安3月12日電

  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 孫海華 實習生 姚欣

(責任編輯:何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