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人物 一週數字
地方經濟資料庫

谷歌AI宣戰柯潔 或只為人工智慧應用造勢

2017年04月12日 14:30   來源:新京報   馬婧
[字號 ]

  4月10日,谷歌與中國圍棋協會等宣佈,今年烏鎮峰會AlphaGo迎戰柯潔九段,柯潔出席發佈會。新京報記者彭子洋攝

  原標題:谷歌AI宣戰柯潔醉翁之意不在酒?

  在穩操勝券的前提下,谷歌旗下的AlphaGo還是向柯潔下了戰書。4月10日,由中國圍棋協會、浙江省體育局、谷歌三方聯合宣佈,將於5月23日至27日舉辦“中國烏鎮圍棋峰會”。此次峰會上最引人關注的就是AlphaGo將與世界排名第一的柯潔進行三番對弈。

  不久前,AlphaGo的升級版Master以60勝0負1和的戰績橫掃了眾多圍棋高手,其中就包括贏了柯潔3盤,這似乎讓AlphaGo和柯潔的對決失去了懸念。創新工場CEO李開復對此表示,AlphaGo和柯潔對戰,其實已經不再具有科學意義。以後應該更關注商業領域的人工智慧,在金融、醫療、教育等領域産生商業價值。業內有觀點認為,谷歌此舉是為人工智慧應用造勢,併為將來部分業務重返中國做準備。在人工智慧的應用領域,谷歌也將迎來國內BAT三巨頭的挑戰。

  馬雲不看好AlphaGo

  本月初,馬雲在中國IT領袖峰會上提到,“大家把AlphaGo説得天花亂墜,很恐怖的樣子。我個人覺得So TM what?”他認為,機器是比人聰明,機器未來要做到人做不到的事情,而不是去模倣人類能做到的事情。

  Google大中華區總裁石博盟對此表示,無論是圍棋還是德州撲克,這種與人工智慧的遊戲本身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通過圍棋和德州撲克這樣的手段去模擬人的思維,提升它的認知與思考能力。

  石博盟表示,AlphaGo的一個很重要的意義在於,探索人工智慧如何在資訊不完美的情況下做出最好的選擇,比如在醫療方面,而圍棋可以帶給我們很多啟示。

  中國人工智慧學會副理事長、清華大學電腦係教授馬少平認為,“AlphaGo採用的是蒙特卡洛樹搜索框架,加上深度學習和深度強化學習。在這樣一個框架下,尤其是深度強化學習在電腦圍棋上的天花板究竟有多高?還是一個未知數。”

  谷歌方面透露,AlphaGo會根據策略網路(policy network)探索決定最佳落子位置。在經過先期的全盤探索和過程中對最佳落子的不斷揣摩後,AlphaGo的搜索演算法就能在其計算能力之上加入近似人類的直覺判斷。

  目前,AlphaGo取得的研究成果正在快速複製到各行各業,谷歌旗下的DeepMind第一件做的事情是用機器學習來管理數據中心。為了解決伺服器集群的冷卻管理問題,DeepMind訓練了三個神經網路,並在某一個數據中心進行了應用,比人管理的時候節電40%。DeepMind認為,這個神經網路不只可以用於數據中心,具有一定的通用性,準備把它發展到發電廠、半導體製造等行業。

  DeepMind也將神經網路帶到了醫療領域。有數據顯示每11個成年人裏就有1個會得糖尿病,糖尿病讓患者失明的概率提高了25倍,如果失明的症狀能在早期發現,那麼有98%的可能性治愈。DeepMind與一家叫Moorfields的機構合作,拿到了近百萬的原始數據。用這些數據來訓練神經網路,然後從圖片中提取特徵,神經網路在圖像識別上的錯誤率比人低,未來準確率會越來越高。

  BAT紛紛佈局“迎戰”

  雖然馬雲表態不看好谷歌的AlphaGo,但在自身的人工智慧開發上,阿里巴巴一直不遺餘力。在今年的阿里巴巴技術峰會上,阿裏推出“NASA”計劃,面向未來20年組建強大的獨立研發部門,馬雲同時點名了五大技術,分別是機器學習、晶片、IoT、作業系統和生物識別。

  與谷歌DeepMind的應用方向類似,3月底,阿裏雲正式發佈ET工業大腦和ET醫療大腦,前者定位為醫生助手,能夠提供支援的領域包括患者虛擬助理、醫學影像、新藥研發等,後者致力於工業生産線良品率提升。

  在阿裏的主營業務電商和物流上,人工智慧已經得到不少運用。去年雙十一期間,阿裏使用人工智慧對區域訂單量進行預判,提升了菜鳥物流的效率。

  百度在BAT中最早佈局人工智慧戰略,早在2013年1月就成立了百度深度學習研究院。“人工智慧不是網際網路的下一階段,而是堪比工業革命的一場新的技術革命。”百度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李彥宏表示。

  儘管百度經歷了一個月內5大高管出走的噩夢,李彥宏依舊堅定著他的人工智慧夢。他曾在多個場合公開表示,人工智慧將成為百度未來增長的新引擎,涵蓋所有産品和服務。

  業內有觀點認為,人工智慧的最高形式是機器人,機器人最高等級的是無人車,百度選擇了最難走的無人車這條路。據相關媒體報道,百度利用人工智慧和深度學習技術開發的AutoBrain駕駛平臺是這個領域最關鍵的自主核心技術。

  相比于百度在AI佈局上的激進,騰訊佈局的防禦意味更重。

  騰訊在人工智慧領域則顯得較為“安靜”,馬化騰曾表示,在人工智慧方向,騰訊相比百度還是落後,但目前騰訊的各個事業部內部,都已經有相關的研究和發展。

  不久前騰訊AI Lab自主研發的人工智慧場景化應用“絕藝”圍棋機器人,拿下UEC杯世界電腦圍棋大會的冠軍。去年底,騰訊雲聯合騰訊優圖實驗室,面向全球企業一口氣推出了人臉檢測、五官定位、人臉比對與驗證、人臉檢索、圖片標簽、身份證OCR識別、名片OCR識別等7項AI雲服務,推動AI技術從炫技到實現落地應用。

  人工智慧“泡沫很嚴重”

  AlphaGo的出現炒熱了人工智慧概念的同時也産生了泡沫。創新工場董事長李開復認為,現在創投市場人工智慧泡沫很嚴重,每個商業計劃書上都要加上人工智慧,幾乎任何行業的創始人都説自己是人工智慧公司。

  據調研機構Venture Scanner的統計顯示,目前全球人工智慧領域的企業達到了955家,其中395家公司已經累計獲得了48.5億美元的融資。而據艾瑞諮詢的數據顯示,中國人工智慧領域已有近百家創業公司,其中約65家獲得投資,共計29.1億元人民幣(約合4.48億美元)。

  海信集團董事長周厚健告訴新京報記者,海信的工廠中的部分崗位已經用機器人替換了原來的人,原因是這些崗位上機器人的成本更低。“不過,現在有些工廠為了搶概念一定要弄個無人工廠,有的崗位明明是很不好替換人工的,即使成本更高也還是要做。”

  人工智慧天然的技術門檻決定了不是什麼公司都能幹得了,線性資本創始人王淮認為,人工智慧是一個跟學術關聯性很高的領域,要應用到一些産業或行業,不能簡單地靠普通商業思維去打通。“科研出發,然後到技術是一步,技術到産品是另外一步,最後産品有機會變成商品,你要賣得出去而且有一定的量,才真正有機會成功。而不是我們投資的就是商品。”

  在微軟亞洲研究院常務副院長芮勇看來,想要實現真正的人工智慧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今天所有的人工智慧幾乎都是來自於人類過去的大數據,沒有任何一個領域的能力源自自我意識,不管是象棋還是圍棋,電腦都是從人類過去的棋譜中學習。”

  “假如讓AlphaGo去下跳棋,它就會完全傻掉。甚至説把圍棋的棋盤稍作修改,從1919的格子變成2121的格子,AlphaGo都招架不住,但是人類就沒有問題。AlphaGo可以打敗三十多歲的李世石,但它的學習能力不及一個5歲的小孩,這二者是有很大區別的,也是弱人工智慧和強人工智慧的區別。”芮勇表示。

  新京報記者 馬婧

(責任編輯:秦陸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