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人物 一週數字
地方經濟資料庫

短視頻躥紅催熱新型網紅流量經濟 背後存多重隱患

2018年05月03日 10:21   來源:經濟參考報   
[字號 ]

  急剎車後,短視頻行業路在何方

  有玩家卸載抖音:“讓人成癮浪費時間,在笑聲中忘記思考”

  近日,不少媒體曝光部分短視頻平臺存在大量未成年媽媽視頻及海量售假等亂象,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和國家網信辦為此相繼約談了相關短視頻平臺主要負責人,國內短視頻行業再次成為輿論焦點。

  記者採訪發現,目前以抖音、快手為主要代表的短視頻平臺的迅速躥紅,推動了包括網路紅人、産品、景點等新型網紅經濟的整體爆髮式增長。但在看似繁榮的市場背後,缺乏準入門檻、內容低俗化、自我審查機制難以有效規避風險等多重隱患凸顯。

  專家建議,監管部門和平臺應共同承擔監管責任,儘快建立行業標準和行之有效的內容審查機制,對違規違法內容依據網路安全法予以明確處罰。

  短視頻躥紅催熱網紅流量經濟

  去年8月起,我國短視頻市場迎來跨越式發展,百度、阿裏、騰訊等網際網路巨頭分別戰略佈局短視頻領域並投入重金,快手、內涵段子和抖音等系列短視頻平臺迅速崛起。據艾媒諮詢集團統計,圍繞短視頻概念佈局的融資額已超過300億元。

  投資加大、網紅明星效應等各方刺激帶來了用戶的激增。《QuestMobile 2017年中國移動網際網路年度報告》顯示,去年短視頻獨立行業用戶已突破4.1億人,同比增長率達116.5%。

  記者了解到,今年1月快手日活躍用戶已達1.5億,中國總用戶達7億;上線不足兩年的抖音,過去半年來以平均日增97.79萬用戶的速度急速增長,截至今年2月末真實獨立用戶已達1.47億,且這一數字還在以每月一千萬的速度不斷增長。去年5月抖音日均視頻播放量過億,到8月已超10億,平均每100個移動網民中有14個是抖音用戶。

  迅速崛起的短視頻平臺捧紅了無數“網紅”景點和産品,近乎零成本的流量紅利使不少商家因此獲利。在抖音上爆紅的西安摔碗酒,如今每天都有大量粉絲排隊;鄭州的“答案奶茶”在抖音評論區涌入無數求加盟的潛在合作夥伴,今年1月至3月底,已確定250多家加盟店。

  不僅如此,抖音還與電商平臺合作,帶來了一波新的網紅流量經濟。今年3月,在抖音上不少擁有百萬級粉絲的賬號下出現了購物車按鈕,用戶點擊後可出現商品推薦資訊,資訊直接連結淘寶,可以簡單完成跳轉和購買。由於銷售額的迅速增長,淘寶還專門推出了抖音熱門款搜索和推薦。

  670多萬粉絲的吳佳煜、1560多萬粉絲的費啟鳴、1400多萬粉絲的黑臉v……以抖音為代表的短視頻平臺捧紅了大量“素人”網紅,而對這些網路紅人而言,短視頻平臺也成為他們傳播與變現的主要方式。長沙一名以彈唱走紅的網路紅人告訴記者,目前她在抖音和快手上分別擁有近130萬左右粉絲,今年1月至3月底,僅通過抖音就獲得了三萬多元純收入。

  除了迅速崛起的網路紅人,抖音流量的“虹吸效應”已蔓延到整個文體演藝界,記者在抖音上看到,目前已有不少明星和演藝人士入駐。“抖音等平臺由於其流量成本較低,滿足了明星經紀公司高曝光、低成本的需求,因此大量經紀人主動地將藝人推向短視頻平臺,從而造成各平臺流量的再一次爆發性增長。”一名常年負責藝人推廣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

  據《2017年中國短視頻行業研究報告》預測,未來1到2年內,短視頻平臺將開放大量的商業化機會,流量變現帶來較大的市場規模增長,與此同時,隨著短視頻內容行銷品質的不斷提升,內容變現也將出現較大機會。預計2020年短視頻市場規模將超300億元。

  中國傳媒大學教授王四新認為,預計很快將有世界級的短視頻平臺脫穎而出,而這一産品的發源地最有可能來自中國,因為目前中國的應用場景最為豐富、應用手段也最先進,網民的數量也成為有利因素。

  平臺火熱背後存多重隱患

  大量資本涌入以及中國智慧手機保有量持續上升等利好因素為短視頻行業提供了發展契機。然而,在看似前景良好、市場繁榮的背後,短視頻行業仍存在沒有準入門檻、內容低俗化、自我審查機制難以有效規避風險等隱患。

  近期,因模倣抖音上熱門翻跟頭片段,一位幼兒嚴重受傷。3月底,多家媒體報道在快手、火山等短視頻平臺存在大量自製“名牌”及未成年孕婦攀比等亂象。有的媽媽不到16歲,有的女孩懷孕時僅14歲,而這些視頻不但未被禁播,反而時常登上平臺熱搜,掀起爭當“全網最小媽媽”的風潮。

  儘管目前,這些現象已得到有效整改,但仍有不少老師和家長對孩子過早接觸此類短視頻APP表示憂慮,並質疑部分平臺播放內容。“抖音、快手裏的內容很雜,雖然有溫情、正能量的,但也有一些沒有內涵、炫富等不應讓孩子過早接觸的內容。未成年人的世界觀還未形成,很多視頻可能會對他們形成示範效應。”長沙一名五年級學生的家長告訴記者,她和不少家長老師交流後發現,抖音、快手如今在小學生群體裏非常流行。

  記者了解到,抖音85%的用戶年齡在24歲以下,主力達人和用戶基本是95後、甚至00後。“目前大部分短視頻平臺存在的問題是沒有準入門檻。遊戲至少需要實名認證和未成年人保護的機制,而大部分短視頻平臺即使不註冊也可隨時刷新觀看,這是對未成年人潛在傷害最大的漏洞。”北京大學網際網路發展研究中心輿情實驗室執行主任奇樂説。

  截至記者發稿時,在多個短視頻平臺上還能看到不少疑似“炫富”的內容,一些用戶拍攝自家豪華別墅、豪車、名牌等上傳,而此類視頻常獲得不少點讚,並出現在官方“推薦欄”。在短視頻平臺也常常能看到不少未成年人的身影。

  另外,在演算法推薦下,基於個性化的推薦引擎技術,平臺可以根據用戶的興趣、位置等多維度進行個性化推薦,易讓人“成癮”。而缺乏內涵、內容低俗化等也讓短視頻平臺備受爭議。“卸載是因為短視頻裏面有價值的資訊太少,容易讓人成癮浪費時間,在笑聲中忘記思考。”長沙一名剛卸載抖音的“90後”玩家説,他曾是最早一批入駐抖音的玩家,因為演算法推薦讓他每次都能刷到感興趣的內容,最開始常常一刷就到天亮。

  記者發現,一些怪異甚至違法行為,比如拍攝偷卸他人賓士車標、開車在馬路上用按喇叭作為“暗號”來尋找“抖友”等一度成為短視頻內容的素材,而一些平臺打著“演算法中立和機器推薦”的旗號,對此類現象缺乏必要的監督管理,有的甚至通過重點推送等方式,對低俗內容採取默許態度。還有部分內容甚至利用觀眾獵奇窺探心理,採用偷拍等方式將他人隱私作為“賣點”。

  而此類短視頻平臺上部分網路紅人“辭職專拍短視頻月入百萬”等現象被刻意放大後,已經形成了一些輟學、辭職等效倣案例。一名不到21歲、本該在學校讀大三的網路紅人告訴記者,她目前已處於休學狀態。在她看來,拍攝短視頻賺錢比在校讀書更有用。“我覺得在學校學不到什麼東西,現在粉絲多了就有公關公司找到我接廣告或者做代言,這樣賺錢比較多,也比較輕鬆。”

  在最近一次被約談後,快手于4月6日招募3000人審核團隊,要求黨員優先,比此前今日頭條所招的2000人有過之而無不及。但不少專家認為,這種缺乏行業標準的“人海戰術”式自我審查機制很難有效規避風險。

  “抖音等網際網路平臺由於其開放屬性原因,內容必然良莠不齊,而現階段今日頭條等平臺迅速招募的數千人甚至上萬人的內容審核團隊,大多采用外包或臨時培訓的形式,審核把關品質難以有效保證。”中國社科院法學研究所教授支振鋒説,這些平臺動輒擁有上億用戶,且用戶黏性極強,一定程度上已成為一個社會正常運作的“基礎設施”,作為影響巨大的企業,其不能夠將網民作為資源和人質,更應該是良性的共生關係,需要對市場、對社會主流價值觀充滿溫情和敬意,因此“大到必須好”才應該是這些擁有大規模用戶的網際網路企業發展的第一宗旨。

  重拳頻出 行業迎監管風暴

  “約談、整改、下架、關停、封禁”……隨著短視頻平臺亂象不斷被媒體曝光,主管部門近期重拳頻出,形成了對短視頻平臺的監管“風暴”。

  4月初,廣電總局、國家網信辦均約談了今日頭條、快手兩家主要負責人,要求“快手”“火山小視頻”暫停有關演算法推薦功能。4月2日,抖音正式上線風險提示系統,對站內有潛在風險、高難度動作的視頻內容,進行標注提示,防止用戶盲目模倣。

  4月3日,快手CEO宿華發表文章道歉,稱將重整社區運作規則,將正確的價值觀貫穿到演算法推薦的所有邏輯之中,只有符合國家的法律法規、遵循社會公序良俗的作品,才能進行演算法推薦,並承諾優先推薦個性化的、更符合用戶興趣的正能量作品等。

  4月10日,國家廣播電視總局責令“今日頭條”永久關停“內涵段子”客戶端軟體及公眾號,並要求公司舉一反三,全面清理類似視聽節目産品。4月11日,今日頭條創始人、CEO張一鳴發表致歉信,詳細列舉了一些具體整改措施,包括:加強黨建工作、全面糾正演算法和機器審核的缺陷、不斷強化人工運營和審核、將現有6000人的運營審核隊伍擴大到10000人。4月12日,快手上線了“家長控制模式”,建立未成年人保護體系。

  4月18日,據媒體報道,針對“抖音”短視頻平臺涉嫌發佈售假視頻的輿情報道,北京市工商局海淀分局也對該平臺經營主體北京微播視界科技有限公司進行約談。約談會上,企業負責人反饋了調查情況,表示針對平臺涉嫌違規內容已採取刪除、封禁措施。

  受訪專家認為,短視頻平臺出現各種問題首先是由於我國網路發展速度過快,而網民的普及已經向城鎮、農村邊緣快速蔓延,且年齡、收入、教育程度差異大,因此在面對同一個內容會有很多可能性發生。

  其次,在流量為主的時代,主流文化日益疲倦,這讓很多“有態度”的網際網路平臺沒有了態度,部分強制推送的頭條被公眾忽略,內容生硬的頭條即使大量推送也無法正確引導輿論價值,反而會助長更多垃圾資訊乘虛而入,佔領輿論陣地。

  “從抖音的快速發展也可以看出一個問題,網際網路迫切地需要優質的主流文化,而這樣的主流文化是缺失的,所以大家才會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日常的娛樂環節。”北京大學網際網路發展研究中心主任田麗説。

(責任編輯:彭金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