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人物 一週數字
地方經濟資料庫

短視頻迎巨頭大戰 監管風暴倒逼視頻內容分級

2018年06月07日 16:09   來源:北京日報   
[字號 ]

  本報記者 孫奇茹

  6月5日,短視頻巨頭快手確認全面收購國內彈幕社區鼻祖Acfun(簡稱“A站”),在與抖音等頭條係短視頻的競爭中再度加碼。除了快手、抖音這兩大網際網路新秀,在短視頻這一全新內容消費時代的大潮攪動下,傳統巨頭也不甘寂寞,一場在資金、技術、內容、流量上全面競爭的巨頭大戰風雨欲來。

  短視頻競爭更趨白熱化

  18歲以下年輕人群為主要受眾、二次元文化為主導的A站,與喊著“老鐵666”的快手走到了一起,這讓網友們大呼“衝破了次元壁”。

  過去幾年,高速而低調成為國內用戶量第一的短視頻平臺後,快手也逐漸進入了增長天花板,用戶數、日活躍用戶增長都有待新生力量激活。在二次元領域深耕多年、與快手定位和用戶特點截然不同的A站成了快手“優勢互補”的選擇對象。

  數據顯示,A站用戶同時使用快手APP的比例為19.5%,快手用戶中僅有3%的A站用戶。從用戶畫像來看,A站20%的用戶分佈在一線城市,快手則有超過六成用戶分佈在三線及以下城市。分析人士認為,收購A站或是快手發力一、二線城市、進一步擺脫“草根”標簽、增加付費用戶群體的一次嘗試。

  過去一週,短視頻戰場急速升溫。幾天前,今日頭條與騰訊的“頭騰”大戰剛剛鳴金,阿裏等巨頭也在短視頻領域頻繁投入:愛奇藝短視頻平臺納豆近日上線,有消息稱,淘寶也將在6月攜短視頻APP“獨客”參戰。今年1月,百度也上線了短視頻平臺Nani。

  短視頻到底有什麼魔力,引無數巨頭競折腰?業界分析認為,巨頭們爭奪的絕不僅僅是産品、用戶量,看重的是其背後蘊藏的巨大流量與內容消費“入口”。

  用戶時長爭奪成關鍵

  “沒想到,有一天我竟然會在抖音上追劇。”上班早出晚歸,還要照顧孩子,白領李微每天下班後的休閒時間並不長,追劇對她來説是一件太過奢侈的消遣。不過,她最近開始對抖音上一個迷你劇賬號著迷了。

  製作精巧,情節緊湊,每天更新兩集,每集只有短短的一分鐘——這樣的短視頻迷你劇對李微來説再合適不過。前幾天,第一季播完了,她又開始期待著正在籌備的第二部了。

  除了看劇,李微關注的抖音賬號有各種類型,生活小妙招、插花、做飯、學英語……應有盡有。“短小有趣,碎片化時間就能隨看隨走。”這是李微喜歡在抖音上看各種類型內容短視頻的原因。“連機場候機、高鐵站等車,都能聽到附近‘抖友’手機上傳出熟悉的熱門配樂。”身邊人群對短視頻的沉迷,讓李微頗有感觸。

  用戶長時間沉浸其中,讓短視頻成為商家必爭之地。在淘寶等電商網站,薄餅鍋、蟑螂抱枕、刷鞋海綿、妖嬈花音箱、手錶遙控車、奶油拍臉機、噴錢手槍等,都因抖音“抖友”的妙用推薦變成了爆款。

  平臺自我約束日益重要

  不過,短視頻行業的短板與隱憂也日漸顯現。

  “粗鄙內容正在退卻,優質內容依然稀缺。”一下科技副總裁張劍鋒在談到短視頻下半場的競爭趨勢時説。目前,短視頻上內容同質化嚴重、優質內容有限成為不少用戶審美疲勞導致逃離短視頻平臺的影響因素。

  同時,短視頻還要面臨嚴峻的內容監管與社會責任的挑戰。昨日,針對抖音在搜狗搜索引擎投放的廣告中出現侮辱英烈內容問題,北京市網信辦、工商局約談抖音、搜狗。此前,火爆抖音全網的17歲溫婉視頻因不健康被抖音封殺,都足以窺見短視頻平臺面臨的監管與自我約束挑戰。

  社會責任的拷問也正成為短視頻平臺需要關注的重要議題。共青團中央維護青少年權益部、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近日發佈的《中國青少年網際網路使用及網路安全情況調研報告》顯示,短視頻、音樂成為青少年上網娛樂時的最愛選擇,遊戲則退居“二線”。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兒童所副研究員張旭東認為,現階段,短視頻生長狀態仍顯粗獷,發展需要更強大的內容支撐。

  如何在“博眼球”與規範化運營間取得平衡?短視頻、遊戲等領域的青少年網路分級制度已呼之欲出。近日,快手科技與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合作成立了快手青少年公益基金,未來5年將投入1000萬元,用於青少年網路安全教育、教師網路資訊素養培訓、未成年人法律援助、未成年人內容分級等。抖音也表示,將在推出內容分級、完善防沉迷系統、正確引導未成年人等方面做出行動。

(責任編輯:彭金美)